首頁 圖片 視頻 音頻 書簽 博客 論壇 舊版入口
標  題
作  者
正  文
簡  介
不  限
   
 
   
     
 
 
·文革中自殺的女..
·呂端大事不糊涂..
·張愛萍文革挨整..
·楊奎松:馬、恩..
·顧保孜:彭德懷..
·于繼增:鄧小平..
·章劍鋒:“文革..
·曾彥修:微覺此..
·尹家民:受困于..
 
 
·錢鋼:從唐山大..
 
專題特輯  /  懷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電子雜志  /  背景參考  /  投稿
  網上紀念館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譜  /  耀邦著述  /  手跡文物  /  故居陵園  /  視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背景參考 >> 背景分析
徐世平:晚年陳獨秀傲骨凜然,拒受蔣介石重金饋贈
作者:徐世平      時間:2020-07-02   來源:微信公眾號“重讀歷史”
 

  讀《晚年陳獨秀》(人民出版社2006 年11 月出版),對陳獨秀先生在四川江津最后3年的生活,頓感興趣。最近幾年,有關陳獨秀的晚年書信,已有公開。這些信函,亦成為研究陳獨秀晚年生活的主要史料。

  1937 年8 月,時值抗日戰爭爆發,陳獨秀被減刑釋放。1932 年10月,陳獨秀在上海被捕,后被租界當局交給國民政府,經胡適、傅斯年、章士釗等知名人士奔走相助,陳獨秀終免一死,最終被判刑13年,并被囚禁于著名的南京老虎橋監獄。

  出獄之后的陳獨秀,輾轉顛簸,經武漢、重慶,最后于1938年8月落腳四川江津(今重慶江津)鶴山坪,過著寄人籬下的生活。

  陳獨秀(1879~1942年),中國新文化運動的倡導者之一,中國共產黨的創始人和早期主要領導人之一,曾任中共第一任總書記。后因政見不同,被中共開除黨籍。陳獨秀原名慶同,字仲甫,安徽懷寧(今安徽安慶)人!蔼毿恪笔瞧渲饕墓P名,首用于1914年,據說是取之家鄉獨秀山之意。

  一般而論,陳獨秀晚年窮困潦倒、生活拮據。相關資料,俯身可拾。但是,陳獨秀不改其志,依然卓爾不群、傲骨凜然。有一首詩,可以表明他的處世心態。這就是1941年秋所作的《對月憶金陵舊游》:

  匆匆二十年前事,

  燕子磯邊憶舊游。

  何處漁歌警夢醒,

  一江涼月載孤舟。

  晚年陳獨秀,沒有生活來源,靠賣文為生。他是知名的語言文字研究學者,又寫得一手好字。但是,時值抗戰時期,物價飛漲。這種潤筆之費,顯然是難以為繼的。于是,各色人等,都向陳獨秀伸出援助之手。

  不過,他原先創建的政黨和他的同志,以本人資料所限,似乎未見任何的資助,這似乎也是令人遺憾的地方。陳獨秀出獄之后,中國共產黨理論刊物《解放》曾發表時評《陳獨秀到何處去》,歡迎他重新回到“革命行伍”中來。

  但是,王明、康生等人,卻將陳獨秀誣為“日特漢奸”,并誣其拿人“津貼”。此舉令陳獨秀大為不滿,他曾于1938年3 月17日致信《新華日報》,并以公開信形式回復,表明其心志立場。此后,周恩來曾多次托人,請陳獨秀去延安,但被拒絕。

北大文科國文系第四屆學生畢業攝影

  當時,陳獨秀還是說了一番心里話的。他說:大釗死了,延年死了,黨中央里沒有他可靠的人了,“他們開會,我怎么辦呢?”“我不能被人牽著鼻子走!标惇毿闩c中共的關系,最終畫上句號。

  不管出于何種政治目的,蔣介石和國民黨政要,均對晚年陳獨秀予以關照。比如,時任國民黨中央秘書長的朱家驊先生(亦多次出任國民政府教育部部長)曾贈陳獨秀5000元,被其拒之。

  此后,朱家驊又托張國燾(張早年與陳獨秀來往頻繁且有交情)將錢寄去,陳亦原信寄回。不得已,張國燾再托國民黨人、也是學者的鄭學稼先生轉寄,陳獨秀再次照退不誤,他還曾致函鄭學稼先生說:“卻之不恭,受之有愧,以后萬為我辭!彼在信中特地囑咐:“請國燾以后不要多事!睆垏鵂c對此亦悻悻然:“仲甫先生總是如此!

  另有一位叫任卓宣的人,別名葉青,其原為共產黨員,1928年被捕后叛變,后擔任過國民黨中央宣傳部副部長。此人也曾給陳獨秀寄去200元大洋,陳獨秀一看匯款人姓名,立即叫郵差按地址退回。也就是說,陳獨秀盡管墮入社會底層,卻依然保持原則和氣節,這種饋贈,他是受不了的。

陳獨秀兒子陳延年、陳喬年

  他曾說過一番話:“蔣介石殺了我那么多同志,還殺了我的兩個兒子(指陳獨秀長子陳延年和次子陳喬年。其四子陳鶴年亦參加革命,三子陳松年解放后在安慶工作,據稱生活困難),我與他不共戴天,F在全國抗戰,我不反對他就是了!

  陳獨秀拒絕政治饋贈,但是朋友的資助,他還是以感激之心收納的。比如,章士釗、蔡元培、胡適、傅斯年、羅家倫、薜農山、包惠僧、趙元任、段錫鵬、楊鵬升、鄧仲純等眾多新老朋友。其中,最有意思的人叫楊鵬升。此人前后曾資助陳獨秀4500元。

  其實,陳獨秀與楊鵬升原先并不十分熟悉。陳獨秀名滿天下之時,楊鵬升剛入北大讀書。楊先生,按現在的說法,最多是陳獨秀的“粉絲”而已。陳獨秀隱居四川江津鶴山坪時,楊鵬升正在成都,任川康綏靖公署少將參謀,其曾任國民革命軍第八十八師副師長,并參加“一·二八”淞滬抗戰。

  兩人雖同住蜀地,沒有見過面,書信卻往來頻繁。據后來四川渠縣檔案館發現的檔案資料,陳獨秀曾在晚年致信楊鵬升先生書信40封,這些信件多由“江津鶴山亭”寄出,收件地址為成都西門外北巷子九里堤勁草園,信紙或用宣紙、或用一般寫字紙,每頁左下角均有“獨秀用箋”的印章,其字體以小篆為主,間或草書,書法頗見功力。

  陳獨秀最后一封信寫于1942 年4 月5日。陳獨秀對楊鵬升多年的資助“內心極度不安,卻之不恭而受之有愧”,信封的背后,留有楊先生的字跡:“此為陳獨秀先生最后之函,先生五月二十七日逝世于江津,四月五日書我也。哲人其萎,愴悼何極”。

  這位楊先生,后曾任重慶衛戍總司令參議,1949年曾隨鄧錫侯、王纘緒等國民黨將領起義,解放后供職重慶西南美專,任國畫、雕刻教授。然而,1954 年,楊鵬升先生以“殘余歷史反革命”罪名被捕,被判有期徒刑20年,1968 年病逝獄中。一位極富同情心的人,卻沒有好的下場。甚為痛之。

  資助陳獨秀的人中間,還有一位“晉先生”,先后資助2200元!皶x先生”何許人,不得而知。陳獨秀直到去世,也不知道其人其事,他在致楊鵬升的最后一封信中說,“與晉公素無一面之緣,前兩承厚賜,于心已感不安,今又寄千元,更覺慚惑無狀,以后務乞勿再如此也!”

  從信中可以看出,陳獨秀似乎懷疑,楊鵬升先生是知道“晉先生”其人的。因為,陳獨秀此前曾再三表白不愿意接受朋友資助,他曾有信致楊先生說:“不應以此累及友好,素無知交者,更不愿無緣受賜”,以及收到“千元匯票”之后,詢問“未示此款作何用”?他還一再說明:“月有北大寄來三百元,差可支持”云云。

  因此,“晉先生”是否楊先生化名呢?我認為是有可能的,否則,陳獨秀為何要對楊鵬升先生說“以后務乞勿再如此也”!當然,后來也有人推測,這個楊鵬升估計是奉“黨國”之命,暗中資助陳獨秀,猜測雖說大膽,似乎也是沒有什么依據的。

  陳獨秀晚年,固定的收入,有兩個來源。一是好友薜農山讓他兼了《時事新報》主筆的虛銜,月入160 元。二是北大每月匯來的300元。關于是北大還是北大同學會,學界曾有不同說法。不過,一般的定論,則是北大出錢,而由北大同學會操辦(舒蕪先生觀點)。

  畢竟,陳獨秀曾是北大教授,他的人事關系,按現在的說法,似乎一直掛在北大,直到其入獄。陳獨秀曾有書信致當年的同事、也是時任北大校長的蔣夢麟先生,催問匯款之事。

  蔣夢麟先生也曾在陳獨秀逝世后,在《新潮》撰文說:“陳獨秀抗戰期間住在重慶江津,生活一直由北京大學維持,政府也要我們維持他……”當時的北大,不僅對陳有所資助,還指派陳獨秀當年的學生何之瑜就近照顧。

  何之瑜,亦名何資深,北大畢業生,曾任中共湖南省委書記,后轉為托派。他后來主持了陳獨秀的葬禮,并整理出版了陳獨秀的全部作品,即《獨秀叢著總目》和《陳獨秀最后論文和書信》。

  陳獨秀去世之時,他亦在身邊,為其送終。這樣的學生,無論其政治傾向如何,我都是敬佩的。畢竟,這是一位有品的人。

陳獨秀、瞿秋白等在一起

  當然,陳獨秀晚年最主要的一件工作,就是寫文章賣錢度日。他曾在《宇宙風》、亞東圖書館等雜志、出版社發表文字學、自傳等文稿,同時,著手撰寫《小學識字課本》,擬交國民政府教育部國立編譯館付印。

  這件事,曾見于陳獨秀和臺靜農的往來書信之中。這些書信,現已公開出版,我曾全部閱之。臺靜農是現代著名作家,字伯簡,安徽霍邱人,早年系“未名社”成員,與魯迅有過交往,其曾先后在輔仁大學、齊魯大學、山東大學、廈門大學、臺灣大學任教,1990年去世。

  臺靜農先生,當時正在國立編譯館任職,他是陳獨秀先生的學生輩,也算是忘年之交了!缎W識字課本》的出版印刷事宜,有不少是經臺靜農先生轉手的。臺靜農先生后來亦有《酒旗風暖少年狂——憶陳獨秀先生》一文,以紀念陳獨秀。

  據說,時任國民政府教育部部長的陳立夫對陳獨秀的《小學識字課本》一書,還是有興趣的,他曾前后兩次批示,預支兩萬元稿費給陳獨秀。比如,1940年5月13日,國立編譯館副館長陳可忠先生曾請示陳立夫,陳立夫大筆一揮:“前稿已否交來?照發!

  陳獨秀亦在致臺靜農先生的信中,多次提及此事。同時,陳獨秀與陳可忠先生的傳話,也大都是臺靜農先生擔任。但是,這本書卻沒有最終出版,其原因是陳立夫希望陳獨秀改書名。為此,陳立夫還有信給陳獨秀,彼此往復。這些信,也收錄在臺靜農抄錄的書信之中。陳立夫信原文如下:

  仲甫先生大鑒:

  大著《小學識字教本》,斟酌古今各家學說,煞費苦心,間下已意亦多精辟,自宜付梓以期普及,唯書名稱為《小學識字教本》,究屬程度太高,似可改為《中國文字基本形義》,未審尊意何如?即希示復為荷。順候撰祺!

  陳立夫拜

  十月十一(一九四一)

  陳獨秀則堅持己見,不同意改名,復信拒絕,兩人鬧翻。該書出版之事,亦陷僵局?梢,陳獨秀也是十分固執的人。依我之見,陳立夫建議改個書名,也是有一定道理的。畢竟,該書的高深程度,恐不是當今意義上的“小學”可以承載的。

  當然,陳獨秀的堅持也有依據。陳獨秀只好厚著臉皮,給國立編譯館副館長陳可忠先生寫信,托其油印50份,以分送學者和文化機構?上У氖,陳獨秀連油印本也未見到就死了。

  直到1995 年,四川巴蜀書社才以《小學識字教本》原書名正式出版,這已是50 年之后的事情了。

  但是,這預付的2萬元稿酬,不知作何了結。單從陳獨秀致臺靜農先生書信之中可以看出,這筆錢他可能是設法還清了,比如:“此書遲遲不能付印,其癥結究何在耶?若教育部有意不令吾書出版,只有設法退還稿費,另謀印行耳!”

  又有“倘陳館長真擬刻弟書而又籌款不得,不妨將續寄之稿費五千元全部分或一部分收回應用,最近寄來之三千元,弟尚未付收據,收回手續尤為簡單也,可否以此意告之陳館長,請兄酌之!

  以陳獨秀的個性,他即使貧困,也是堅持以稿抵酬的,十分講誠信,“不至騙錢也”。因此,有人推測,晚年陳獨秀,臨死之時更加潦倒,估計同還這筆錢有關。這一點,我信。

文革后,陳氏后人在被砸爛的獨秀墓前

  1942 年5 月27日,陳獨秀在四川江津的鶴山坪逝世。臨終之時,他還牽掛著他的《小學識字教本》。這本書,他正詮釋到“拋”字,也是富有宿命觀點的!皰仭笔蓝,還是人世“拋”棄了他?在場的人,無話可說。

  其時,送終的人中間,還有一個特殊的人物,他就是包惠僧先生。當年,他曾受陳獨秀委托,參加了1921年的中共一大會議,成為中共的創始人之一,后脫黨,解放后回國,在北京度過余生。

  陳獨秀終于成為歷史人物。對陳獨秀的評價,似乎也在變化。中共在1945年的《關于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之中稱陳獨秀為“投降主義”;1981年《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則改為“陳獨秀右傾投降主義”;2002年版《中國共產黨歷史》又改為“陳獨秀為代表的右傾機會主義錯誤”;2004 年4 月30 日,胡錦濤同志在中共中央紀念任弼時同志誕辰一百周年座談會上的講話,則改為“共產國際和陳獨秀的右傾錯誤”。

現在的安慶獨秀園

  可見,我們黨在正視歷史方面,正在彰顯理性。畢竟,綜觀陳獨秀一生,他數次坐牢,都沒有變節。當年章士釗先生為其辯護,他還曾在庭上大聲自辯,堅稱其革命立場,這就是歷史事實。他終究還是一位講氣節的人,令人尊敬。

  陳獨秀的靈柩,后由其子陳松年運回故鄉安慶,與他的原配夫人合葬于安慶市北門外的十里鄉葉家沖。如今,該墓已成為“安徽省少先隊教育基地”、“安慶市愛國主義教育基地”。陳獨秀墓,歷經滄桑,沐風瀝雨,數次修復,墓前依舊松柏常青。

文革后修葺一新的獨秀墓地

評論】 【加入收藏夾】【關閉
 
 

   
 
徐世平:晚年陳獨秀傲骨凜然,拒...
高尚全:80年代的國家體改委
徐慶全:挽孫長江老師
王昊軒: 文革的記錄者李振盛
胡新民:毛澤東周恩來在對美外交...
羅雪村 :豐盛胡同:很多受冤的人...
孫競 孫凌:孫長江:打破思想禁錮...
 



查看>>所有評論
 
 

京ICP備06025827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6329    電話:010-82997384轉813  EMAIL:[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網  免責聲明 

本網站署名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和立場,不代表本站觀點和立場。
本網站為公益性網站,如作者對本網站發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見,請立即和我們聯系。
 
pk10网页杀码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