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圖片 視頻 音頻 書簽 博客 論壇 舊版入口
標  題
作  者
正  文
簡  介
不  限
   
 
   
     
 
 
·文革中自殺的女..
·呂端大事不糊涂..
·張愛萍文革挨整..
·楊奎松:馬、恩..
·顧保孜:彭德懷..
·于繼增:鄧小平..
·章劍鋒:“文革..
·曾彥修:微覺此..
·尹家民:受困于..
 
 
·錢鋼:從唐山大..
 
專題特輯  /  懷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電子雜志  /  背景參考  /  投稿
  網上紀念館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譜  /  耀邦著述  /  手跡文物  /  故居陵園  /  視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背景參考 >> 背景分析
祝華新:那個撥亂反正的年代
作者:祝華新      時間:2020-07-03   來源:財新網
 

  近日收到光明日報老記者陳禹山饋贈的一本《大事新聞眼:一位記者筆下的中國改革開放》,立刻拜讀,感慨良多。

  知道陳禹山老師,是因為1979年他采寫的張志新案《一份血寫的報告》,振聾發聵,記載著那個撥亂反正年代的悲情和真誠思考,深深地打動了一代人。

  后來才知道,陳禹山老師還是人民日報前輩,1986年從光明日報轉入人民日報,駐香港記者站5年,后調入深圳市工作。

  新中國70周年大慶時,中央有關部門表彰的“最美奮斗者”人選中,收錄了張志新。事跡簡介寫道:

  張志新,女,漢族,中共黨員,1930年12月生,天津市人,生前系遼寧省委宣傳部干事。她懷著對黨、對人民的赤膽忠心,在“文革”期間,反對林彪、“四人幫”的倒行逆施,遭受了殘酷迫害。她堅持真理,公開揭露林彪、江青一伙篡黨奪權的陰謀活動,被“四人幫”一伙定為“現行反革命”,于1969年9月被捕入獄。1975年4月4日慘遭“四人幫”反革命集團殺害,年僅45歲。1979年3月21日,遼寧省委為她平反昭雪。

  張志新入選“最美奮斗者”名單,讓過來人百感交集?吹竭@個名單,就像2016年5月16日(“文化大革命”發動50周年)深夜,讀到全網刷屏的人民日報評論《以史為鑒是為了更好前進》一樣,讓我們真切地意識到,我們的的確確生活在對歷史有清醒認識和反思的年代,人世間的正氣能遏制那個癲狂年代的沉渣泛起,“不會也決不允許‘文革’這樣的錯誤重演”。

  在那個是非顛倒的年代,張志新的難能可貴,不僅是反對林彪、“四人幫”,而且系統地反思和揭露了黨內長期存在的極左路線。

  “‘大躍進’以來,不能遵照客觀規律……集中反映在3年困難時期的一些問題上,也就是‘三面紅旗’的問題上。在這個歷史階段犯了‘左’傾性質的路線錯誤。

  “這次‘文化大革命’的路線斗爭是建國后,1958年以來,黨內‘左’傾路線錯誤的繼續和發展。并由黨內擴大到黨外,波及到社會主義的經濟基礎和上層建筑的各個領域、多個環節。借助群眾運動形式、群眾專政的方法,實行了規?涨暗臍埧岫窢,無情打擊。造成的惡果是嚴重的!

  張志新簡直是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提前寫出了一部黨關于若干歷史問題決議的大綱!也正因為如此,推翻對張志新的政治判決,難度極大。遼寧省委第一書記任仲夷甚至煞費苦心地以張志新在獄中有神經失常表現,繞過了某些在1979年還屬于大不敬的言論,為她徹底平反。

  陳禹山采訪張志新案,是記者部主任盧云的安排,報道經副總編輯殷參、總編輯楊西光審定。馬沛文副總編輯也給予了堅定的支持。馬沛文也曾在人民日報工作,對陳禹山賞識。陳禹山從中山大學畢業后進入新華社做記者,人民日報和新華社聯合采訪組赴大慶時,馬沛文和陳禹山同在大慶待了約一個月!拔母铩焙,陳禹山想到中國青年出版社工作,馬沛文得知后,勸他不要離開新聞界,說現在是清算他們(極左)的時候了。就這樣,陳禹山離開新華社進了光明日報。

  那時新聞界憋了一股勁,要清算極左路線給黨、國家和人民帶來的巨大傷害。

  例如,在人民日報,從1976年底開始,社領導胡績偉、王若水等就悄悄布置記者調查“四人幫”利用清明節事件打壓群眾悼念周恩來的情況。參加社內清查和社外調查的,有余煥椿、王永安、張玉蘭、張和平、胡志仁、繆俊杰、盧袓品、崔筱桐、高集等記者、編輯。1978年6月,余煥椿帶著這些材料,在全國政協會發言,第一個站出來要求為事件平反。當年11月中央工作會議期間,人民日報連續兩天發表長篇報道,還原事件真相,終于把顛倒的歷史再顛倒過來。

  在為知識分子“右派”改正時,有人瞻前顧后。人民日報一再以黨報的權威擔保,將來不會被扣上“為右派翻案”、“右傾”的帽子,有關部門不必“猶猶豫豫,搖搖晃晃”。人民日報記者張銘清的短評《怎樣看待“改正右派”》批評,有些同志使用“改正右派”這個標簽,是一種政治上的繼續歧視:“本不該劃為右派,改了就完了,何必留下這個使人不痛快的特殊名詞呢?”

  在中國青年報,文藝部女編輯顧志成與中國青年出版社一位女編輯相伴,1978年12月赴湖南調查“知青小說”《歸來》(《第二次握手》)冤案。這本書“文革”后期在民間以手抄本形式流行,卻因為姚文元指為“很壞的東西”,作者張揚被捕,生命垂危。經過緊張的采訪,詳細了解到此案的前因后果后,顧志成胸有成竹地找到省政法委書記,平靜而堅定地說:

  “三中全會已經召開了,黨的春天已經來了,希望張揚這個案子也能早日平反!

  “如果不放人,中國青年報會刊登文章:《第二次握手》是一本歌頌周總理的好書,作者關押在湖南,至今不給平反;如果放人,中國青年報還是會發表我是署名文章:《第二次握手》是歌頌周總理的好書,作者在湖南已經平反出獄!

  這是一個體制內正直忠勇之士挺身而出仗義執言有錯必糾的年代。

  劉少奇平反后,少奇的兒子對人民日報總編輯秦川說:“叔叔,希望你們這代人能辦完的事,不要留給我們后代!”

  陳禹山在沈陽翻看了張志新所有的“罪狀”材料,“震撼得我心里直抖!”那幾天的采訪,陳禹山的眼淚始終未曾斷過。動筆寫的那天晚上,在桌子前放了一塊毛巾,寫了一整夜。早上,那塊毛巾都是濕的……采寫《一份血寫的報告》時,從中央高層到地方基層仍有一股理論在肯定“文革”。陳禹山想通過張志新案控訴極左,批判“文革”,否定“文革”,同時暗示領導人晚年的錯誤,隱性揭示我國政治體制上存在的問題。

  這是改革開放年代中國新聞界的歷史覺醒和責任擔當。

  難能可貴的,是張志新案發生地遼寧省黨政機關和司法部門的真誠反思和誠意補救。

  1978年七八月間,張志新的母親郝玉芝和張志勤等5個子女聯名,同時給最高人民法院、中共中央組織部等6個單位寫信,“懇求查明事實真相”。最高法判斷,此案可能是因為反對林彪、“四人幫”造成的,列為重點復查案件,原信轉給遼寧省高院,責成查處,并將查處結果答復來信人和報最高法;同時復函張志勤,“你們認為有必要,也可以來我院談談!

  在遼寧,張志新的丈夫曾真給省司法部門的負責人寫信,提出復查張志新案。

  在親屬申訴前,1978年6月,遼寧營口市中院已從原盤錦地區人保組的案卷中發現了張志新案原判的問題,認為可能是一起冤案。刑二庭副庭長宋延令和另一位同志研究案情后,決定提審張志新,到沈陽監獄后得知她已不在人世;貋韰R報,大家深感惋惜。副院長閻景春把全部案卷要去,看了3天,“看到了一個高尚的、純粹的共產黨人的高大形象”。這位從事司法工作二十多年的老同志落淚了,連聲說:“人才難得!”營口法院寫出復查報告并報省高院,提出:“原判認定張的罪行,其主要言論是反對林彪、“四人幫”的,應予撤銷原判,宣告無罪!

  張志新案復查過程中,也有人消極,有人頂牛,甚至從中搗鬼。如沈陽市中院曾指定原辦案人復查,提出不能翻案。但畢竟“四人幫”已經倒臺,特別是1978年歲末十一屆三中全會的召開,為“文革”中冤案錯案假案的平反敞開了大門。1979年1月,遼寧省委常委擴大會議決定,由省公檢法組成聯合復查組,指示沈陽市中院原辦案人回避。

  沈陽法院改派趙文蘭法官繼續復查,3月1日寫出報告:“我們認為張志新同志是敢于堅持真理,是同林彪、‘四人幫’進行英勇斗爭先出了寶貴生命的好干部。張志新同志被錯殺,是‘四人幫’大搞法西斯專政,血腥鎮壓革命干部的一樁嚴重罪行,是他們破壞社會主義法制和人民司法工作造成的一個嚴重惡果。應撤銷原判,推倒一切污蔑不實之詞,為張志新同志徹底平反昭雪!

  遼寧省委政法小組張鐵軍親自抓這項工作,經過一個多月的努力,審閱研究了全部案卷和干部檔案材料,進行了大量內查外調,寫出調查報告。3月9日向省委匯報。省委第一書記任仲夷在會上拍板:張志新同志是個很好的黨員,堅持真理堅持黨性,寧死不屈,贊成追認她為烈士,予以徹底平反昭雪,號召全省黨員和人民向她學習。

  張志新不僅反對林彪、“四人幫”,對領導人發動“文化大革命”的做法,也提出了坦率的批評,在當時屬于大不敬。任仲夷大智大勇,以張志新后期被獄方認定精神失常為由,繞開了這個禁區。

  在3月9日的省委常委會上,任仲夷說了一段很動情的話:“我們現在要搞解放思想,她早就思想解放了。張志新同志是難得的好典型,是中華民族的優秀兒女。對我個人來說,聽了覺得心中有愧。文化大革命中,整別人的事我沒有干過,但像她那樣堅持真理,我還做得不夠,要向她學習!

  3月31日遼寧省委召開有兩千多人參加的平反大會,宣讀了《中共遼寧省委關于為張志新同志徹底平反昭雪,追認她為革命烈士的決定》。

  時任黨主席在遼寧考察時,任仲夷建議:“請華主席給張志新題個字!比A國鋒掃了他一眼,未予理睬。在一旁的幾位干部見狀,擔心平反之事有“行不得”之疑,問任仲夷怎么辦?任仲夷沉著堅定地說:“他不題可能有別的考慮,這不要緊,我們還是按省委的決定干!

  《一份血寫的報告》見報前,光明日報為慎重起見,請示了時任中宣部部長胡耀邦。據楊西光傳達,胡耀邦一字未改,準予發表,但是說了一句話:把行刑前割喉管的那句話去掉。于是,這篇報道改成了含蓄的暗示:“第二天臨刑前,張志新被秘密帶到監獄管理人員的一個辦公室。接著來了幾個人,把她按倒在地,慘無人道地剝奪了她用語言表達真理的權利!

  許多讀者發現了破綻,打電話追問:“慘無人道地剝奪了她用語言表達真理的權利”到底是什么意思。陳禹山和編輯部干事吳力田無法搪塞,只好如實告訴讀者,是指割斷了喉管。一位讀者聽后,立刻哽噎了:“魯迅先生的《紀念劉和珍君》一文在談到被害的劉和珍君的一位戰友時寫道,這不但是殺害,簡直是虐殺,因為身體上還有棍棒傷痕。當年有棍棒的傷痕而被槍殺的叫虐殺,而今我們割斷氣管再去處決,這叫什么殺?假如魯迅活著,他會含蓄掉嗎?他會怎么寫?”

  人民日報此前刊載了遼寧《共產黨員》雜志社供稿的文章《要為真理而斗爭》,出于同樣的考慮,也隱去了這個殘忍的情節。全國人大一位常委聞訊,打電話厲聲質問人民日報:“你們有什么權力隱瞞這樣的事實?”

  在黨內外強大民意的支持下,光明日報和人民日報陸續公布了張志新慘死的真相。

  張志新案曝光后,立刻震驚了全黨、震驚了全國。在不少單位,很多人一邊看報一邊流淚。在陳禹山報道見報2天后,6月7日,軍旅詩人雷抒雁夜不能寐,于曙光中急就出著名的詩篇《小草在歌唱》:“我們有八億人民,我們有三千萬黨員,七尺漢子,偉岸得象松林一樣,可是,當風暴襲來的時候,卻是她,沖在前邊,挺起柔嫩的肩膀,肩起民族大廈的棟梁……”

  解放前坐過國民政府南京“模范監獄”的中紀委常委帥孟奇大姐,在人民日報撰文:“我們的先烈在赴刑場時,還能高呼口號。就我所知,有的人就是聽了烈士臨刑時呼喊的口號,深受感動而走上革命道路的!娜藥汀褂民斎寺犅劦姆ㄎ魉故侄吻袛鄰堉拘峦镜臍夤,他們怕她發出最后的真理的聲音,怕這聲音喚起更多的人反對他們!

  老一輩革命家鄧穎超、陸定一慨然為張志新題詞。在夏夜的北京中山公園音樂堂,《詩刊》社和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文藝部舉行“向張志新烈士學習”朗誦演唱會!拔母铩敝薪俸笥嗌难菟嚱缛耸口w丹、白楊、張瑞芳、黃宗英、田華等登臺表演,與首都市民一道深情緬懷張志新。1979年出版的新中國最大一部綜合性詞典《辭!,收錄了張志新的詞條。

  張志勤記得,劉少奇平反追悼會之前的一天晚上,有人敲開和平里附近的家門,一個很瘦的年輕人站在面前,說是劉少奇的兒子,母親讓他來給張志新的母親送劉少奇追悼會的入場證。張志新刀斧在身依然為被打倒的劉少奇而辯護。

  1979年7月,任仲夷在北京參加全國五屆人大二次會議。他上門看望張志新的母親郝玉芝及其兒女。任仲夷對張志新的母親說:“您為黨生了一個好女兒!”就在這次全國人大會上,任仲夷就張志新案件作了長篇發言,懇切建議:在法律上明確地分清罪與非罪的界限。人們思考問題、發表和保留意見,不應視為犯罪,而是黨章和憲法都保障的基本權利。我們必須進一步健全和加強社會主義民主和社會主義法制,我們應當從張志新案中總結吸取一些非常重要的教訓。工人日報全文刊發任仲夷的這篇講話,8月30日人民日報轉載。

  陳禹山老師退休后,跟接棒做了記者的兒子合著《世紀奇冤——張志新案全紀錄》,尚未出版。當年人民日報老記者金鳳赴上海采寫被冤殺的青年思想家王申酉“文革”被殺案,報道寫出后,鄧力群把金鳳召到中南海,對她的文章給予肯定,卻提出不要發了,“藏之名山,傳之后世!保ǘ|回憶)最終,王申酉的遺作與金鳳的報道和其他人的回憶,編成《王申酉文集》,2002年終于付梓。

  耐人尋味的是,陳禹山老師在報道中提到一個“舉報”的情節:大約在1968年前后,一個星期天,張志新到一個同事家里借江青“文革”時講話資料。同事說張志新你站到我們這一派吧,我們派是革命的。張志新說,我考慮的不是這一派那一派的問題,我考慮的是文化大革命的問題,我覺得文化大革命好多問題我不能理解。此事立即被這個同事向她那一派組織的頭頭匯報,并寫成文字裝進檔案里。

  多少年過去,這樣的“舉報”依然常常被視為政治正確,甚至成為一些年輕人的進身之階,讓過來人備感悲哀苦澀無奈。不由得想起當年陳禹山報道中的一段話:“對張志新的死,沒有哪一個人是具體的兇手,但很多人都在后面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是這么多人合力共同‘殺’死了張志新。這樣說起來,我也是有責任的——因為當年我是新華社記者,那鋪天蓋地的‘造神’文章里也有我的一份。我當時沒有張志新的覺悟,不過,真有的話,估計我也不在了。 ”

  陳禹山撫掌嘆息:“那曾經是一個多么荒謬、扭曲而瘋狂的時代”。

  陳禹山老師回望自己的職業生涯,對“文革”冤案和袁庚、蛇口等改革是非的報道,有的是在頭上有“高壓線”、腳下有“地雷”的情況下采寫的。他沒有辜負那個偉大的時代,抓住了“關系到國家民族興衰和人類社會進步的大事新聞”,履行了“記者的天職”。因此,花城出版社2011年出版這本《大事新聞眼:一位記者筆下的中國改革開放》時,列為“高校新聞專業及記者編輯讀本”,我覺得是極有眼光的。

評論】 【加入收藏夾】【關閉
 
 

   
 
祝華新:那個撥亂反正的年代
徐世平:晚年陳獨秀傲骨凜然,拒...
高尚全:80年代的國家體改委
徐慶全:挽孫長江老師
王昊軒: 文革的記錄者李振盛
胡新民:毛澤東周恩來在對美外交...
羅雪村 :豐盛胡同:很多受冤的人...
 



查看>>所有評論
 
 

京ICP備06025827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6329    電話:010-82997384轉813  EMAIL:[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網  免責聲明 

本網站署名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和立場,不代表本站觀點和立場。
本網站為公益性網站,如作者對本網站發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見,請立即和我們聯系。
 
pk10网页杀码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