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圖片 視頻 音頻 書簽 博客 論壇 舊版入口
標  題
作  者
正  文
簡  介
不  限
   
 
   
     
 
 
·參觀胡耀邦故里
·胡耀邦逝世24年..
·在胡耀邦身邊工..
·改革開放人物志..
·耀邦說,他們說
·親歷胡耀邦撥亂..
·口述歷史:胡耀..
·尊重科學,從人..
·鼓勵討論,開放..
 
 
·吳小莉專訪胡德..
·【1978】致敬:..
·葉選基:葉帥在..
·學習時報:胡耀..
·情綠三華山
·11億中國人民為..
·鄭仲兵:胡耀邦..
·胡耀邦的公仆品..
·胡耀邦的讀書 ..
 
專題特輯  /  懷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電子雜志  /  背景參考  /  投稿
  網上紀念館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譜  /  耀邦著述  /  手跡文物  /  故居陵園  /  視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懷念耀邦 >> 懷念文章
錢江:胡耀邦和岳陽樓
作者:錢江      時間:2020-05-21   來源:“錢江說當代史”微信公眾號
 

  題記:

  其實,這個題目應該寫作:胡耀邦與岳陽樓及《岳陽樓記》。那樣的話出現重復,而且長了,但更加切題。

  洞庭湖邊岳陽樓,因范仲淹《岳陽樓記》而雙星閃耀千年?梢钥隙,胡耀邦和岳陽樓及《岳陽樓記》的故事,為天下名樓和千古名篇增添了新的光彩和更加深厚的含義。

  古今千年,胡耀邦或許是登臨湖南岳陽樓次數最多的國家領導人,一生中至少4次登上岳陽樓,留下了記載或回憶。他還有機會乘舟洞庭湖,從水面上端詳岳陽樓。

  岳陽樓承受風雨觀覽當今21世紀風云,與胡耀邦有著密不可分的緣分。

  古稱江南名樓有三:岳陽樓、黃鶴樓與滕王閣。

  歲月煙云聚散,宋代以后,初建的黃鶴樓、滕王閣即已不存,如今所見,均為千年后再建;唯洞庭湖邊岳陽樓千年常在,閱盡無邊水色天光,遍覽歲月滄桑,經歷代修繕,至今屹立點將臺上方。

湖南洞庭湖畔岳陽樓 錢江/攝

  1.胡耀邦一上岳陽樓,鼓勵岳陽人背誦《岳陽樓記》

  岳陽樓聞名古今,自有樓閣形勝,置身江山景色絕美處的緣故。但它所以名傳天下,歷經千年而盛名益盛,更仰仗北宋范仲淹的名篇《岳陽樓記》。范仲淹著文,以“銜遠山,吞長江,浩浩商商,橫無際涯,朝暉夕陰,氣象萬千”22個字,將岳陽樓前洞庭湖景色收進筆底。再逐次遞進,引申出“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的名句和闊大胸懷。

  《岳陽樓記》成文千年,不知打動了多少志士仁人的心扉,慨然而生“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的情懷。胡耀邦,則是20世紀受《岳陽樓記》影響最深的中國人之一。目前雖無確切的文字記錄,但從胡耀邦歷年來多次回憶中可以證實,他在少年時代就能流暢背誦《岳陽樓記》,直到走近自己生命終點的時候,他又一次來到岳陽樓下,傾心背誦《岳陽樓記》,將“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之句朗讀出聲,感動了身邊的人們,也使八百里洞庭邊的千年名樓增添了光彩。

  雖說生在湖南,此前并沒有機會。胡耀邦第一次登臨岳陽樓,是1960年9月28日。這年,他45歲,時任共青團中央第一書記。

  那天胡耀邦來到湖南岳陽縣視察,一下車就到縣委,要求借來《巴陵縣志》閱讀,并提出要上岳陽樓。

  下午,胡耀邦的愿望實現了。八百里洞庭奔來眼底,吸引胡耀邦久久觀覽。他踏樓梯上到二層,細細欣賞大型木質雕屏上刻寫的清代書法名家張照手書《岳陽樓記》,逐字逐句吟誦。讀過之后,胡耀邦對陪同者說,今天我們要以無產階級的觀點,賦予“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的名句以新的生命力。

在岳陽樓上看洞庭湖景色錢江攝

  第二天,胡耀邦來到相距不遠處的3517工廠俱樂部,那里正在舉行縣屬機關干部會議,胡耀邦上臺講話。

  胡耀邦扳著手指對滿座干部說:湖南多“陽”,有益陽、衡陽、耒陽、祁陽、桂陽、邵陽、麻陽、黔陽和瀏陽,加上岳陽就是十“陽”。十“陽”中只有岳陽有天下聞名的岳陽樓,關于岳陽樓又有流傳千古的《岳陽樓記》。

  胡耀邦說到這里,突然大聲發問:請問在座的岳陽人士,誰能把《岳陽樓記》背誦下來?

  胡耀邦問得突然,一時無人應答,形成冷場。那時干部中有不少人文化教育程度不高,沒有熟讀《岳陽樓記》可以想見。

  少頃,岳陽第一中學校長吳曉霞站了起來,說道:“我來試試看!闭f罷,他流暢地將《岳陽樓記》大聲背誦了一遍。

  吳曉霞時年43歲,畢業于湖南國立師范學院,古典文學功底深厚。他于1949年初加入中共地下黨,解放后接管岳陽國立中學,長期擔任校長。

  聽得吳曉霞一氣呵成地背誦《岳陽樓記》,胡耀邦很高興,稱贊說,岳陽人應該能背《岳陽樓記》。

  胡耀邦接著說,把《岳陽樓記》背下來是一種形式,主要是要找到其中有用的東西,我們應該有作者那樣的憂樂情懷。(2006年6月訪問吳曉霞之子吳八全的記錄)

  胡耀邦說:大家應該多讀點中國古典文學名著,多讀一點歷史,了解歷史,才能正視現實,面向未來,F在國內建設面臨許多困難,但這種困難是可以克服的,只要每個共產黨員發揚崇高的“先憂后樂”精神,我們一定能戰勝暫時的困難!

  2.登罷岳陽樓,去武漢見毛澤東

  半年之后,胡耀邦又一次登臨岳陽樓。

  1961年春光雖好,中國大地卻在經受“困難時期”的饑荒煎熬。為度過困難,根據中央“大興調查研究之風”的要求,團中央第一書記胡耀邦于3月間到湖南益陽調研。下旬,毛澤東南下來到武漢,召胡耀邦前去匯報。

  3月28日左右,從常德途徑岳陽的胡耀邦第二次登臨岳陽樓。此行中胡耀邦一路所見,瀟湘之間饑荒滿目,人民困苦!按筌S進”使得經濟大局傷了元氣。但另一方面,干部們心氣不散,民志尚堅。胡耀邦耳聞目睹瀟湘實情,胸中塊磊期盼化解。

  經過岳陽,胡耀邦再次登臨岳陽樓,又一次佇立在張照手書《岳陽樓記》雕屏前,逐字吟詠全文。他對陪同在側的岳陽縣委負責人說,要好好保護這座聞名天下的建筑。(這次登臨的記載,見何林福著《岳陽樓史話》,湖南地圖出版社2013年出版)

  走下岳陽樓,胡耀邦徑直去武漢面見毛澤東。

  3.三上岳陽樓,執掌湘潭

  一年半以后的1962年11月10日,胡耀邦來到長沙,擔任湖南省委書記處書記兼湘潭地委第一書記,主持湘潭工作,岳陽縣正在湘潭地區轄域之內,

  胡耀邦履職幾天后就到岳陽調研。

  既然來到岳陽,胡耀邦至少又上了一次岳陽樓。此番登臨未見確切時間記載。一說是1962年11月下旬,胡耀邦到任后到湘潭所屬10個縣調研情況時。另一說是在1963年2月下旬,胡耀邦到岳陽總結毛田區委領導荒山造林,抗旱奪豐產的經驗。

  當時擔任胡耀邦警衛員的解方武告訴筆者,他第一次登岳陽樓就是在胡耀邦任職湘潭期間,跟著他上去的,因此印象比較深刻。他記憶中最清晰的是,胡耀邦走進岳陽樓一層,立得很直,大聲背誦了一遍《岳陽樓記》。這時還沒有見到那塊《岳陽樓記》雕屏呢(因為放到二樓去了)。解方武當時帶了照相機,拍下若干照片留念,可惜都在那個破壞文化的“大革命”中散失了。(2006年3月在北京訪問解方武的記錄)

  胡耀邦還曾在洞庭湖水面上細細地端詳岳陽樓。后來任《中國青年報》副總編輯的唐菲當年隨同胡耀邦一起來到湖南湘潭,擔任胡耀邦秘書,他告訴筆者,有一次是在洞庭湖中行船,靠近岳陽樓時,胡耀邦吟詠《岳陽樓記》,全文基本無錯。唐菲當時想到:“如果不是青年時代反復誦讀,不可能如此純熟!保2003年3月在北京訪問唐非的記錄)

  1960、1961和1962年(或1963年初),胡耀邦幾乎每年一登岳陽樓,這個頻率很高,非心有所屬,何能如此?

  1964年6月,胡耀邦結束在湘潭的工作回京。待他四登岳陽樓,則在24年以后了。

  4.胡耀邦批示,岳陽樓落架大修

  岳陽樓歷經千年屹立于洞庭湖邊,是歷代后人不斷修繕的結果。在古代,以宋慶歷五年(1045年)藤子京第一次重修,以及清光緒六年(1880年)張德容重修岳陽樓,工程浩大,影響深遠。

  在改革開放年代里,岳陽樓經歷了歷史上最大規模的落架重修,時在1982—1984年之間,胡耀邦與這次大修有著至關重要的關系。

  天下沒有任何建筑可以永遠承受歲月風雨的剝蝕。1982年仲春,新華社記者劉春賢到岳陽采訪,登岳陽樓,發現主樓里設置警示牌“主樓危險,腳步放輕”,到二樓則有“欄桿腐朽,請勿靠近”字樣警告?傊,岳陽樓已是危樓,樓體破敗。記者隨后寫了內參《聞名中外的岳陽樓亟需修繕》,指出岳陽樓早該修繕,至今未能修繕的原因是管理體制不順,本該由文化部門管理的岳陽樓卻于1980年3月劃歸市城建局管理,從此岳陽市文化和城建部門為岳陽樓“歸屬”問題爭論不休,阻礙了維修工程按期展開。

  這篇內參刊登在1982年5月11日的新華社《國內動態清樣》第1046期上。

  胡耀邦當天細閱了這篇文章,寫下批示:

  此件轉(毛)致用、萬達同志(湖南省委書記、副書記——本文作者注)。這類事,省委必須有權威。誰不執行省委的決定,就把誰調開!拔幕蟾锩边z留下來的誰都有否決權的禍害,至今沒有肅清,這主要是由于我們黨內至今有些人把黨和人民賦予自己的嚴肅職責,看成是可以為所欲為的權力所致。但我們一些領導同志,老是當老好人,對一些錯誤思想和行為,不敢批評,不敢教育,更不敢執行紀律。應該說,這也是有負黨和人民重托的一種不敢茍同的表現。請你們大聲疾呼一下。

  胡耀邦

  5月11日

  胡耀邦的批示直接推動了岳陽樓大修。湖南省省長辦公會議于5月27日專門討論落實胡耀邦批示,決定否決岳陽市原議,將岳陽樓交公園文化部門管理。

  調整管理關系之后,1982年8月,岳陽樓落架大修工程開始。1984年1月,岳陽樓重新組裝完畢,以原貌矗立在洞庭湖邊。

  5.最后一次登臨岳陽樓,不留片墨

  1988年11月,已辭去總書記職務的胡耀邦回故鄉湖南小住。他于12月7日午后最后一次登臨岳陽樓。那天,他于早晨離開長沙,啟程時陽光燦爛,抵達洞庭湖邊,卻是細雨菲菲。

  胡耀邦要來岳陽樓的消息不知何時已經透露,下午前來參觀者驟然增多。胡耀邦事前關照,岳陽方面也完全同意,岳陽樓公園接待游客,岳陽樓照常開放。只有細心人看得出,這天的岳陽樓公園打掃得格外清潔。

1988年12月7日,胡耀邦在岳陽樓前留影。艾湘濤攝

  在公園門前下車時,身著淺米色風衣的胡耀邦被一群年輕人認出,發出了一片歡呼。胡耀邦沒有在門口停留,徑直朝岳陽樓走去。

  岳陽樓還是胡耀邦熟悉的模樣,永遠不會忘記岳陽樓的胡耀邦卻霜染兩鬢、黑發不再了。他的步履已經不復當年之矯健,尤其是膝關節脹痛,走起路來有時顯得費勁了。

  他的精神還像青年時代那樣飽滿,胸襟則益加寬闊,朝天下名樓徑直走來,他的無限情懷一定又被《岳陽樓記》觸動了。

  來近樓前香爐前,胡耀邦一邊走一邊開始背誦《岳陽樓記》。待到邁進岳陽樓,他已背誦到了“南極瀟湘,遷客騷人多會于此”。再往下背,在個別文句處,胡耀邦念得有些磕絆,不像近30年前初次登臨那樣脫口而出有如行云流水了。不過,左右稍作提示,胡耀邦即能接住下句,最后背誦完全文。

  背誦《岳陽樓記》進入尾聲,胡耀邦進入忘我境界,將“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這一句朗誦出聲。

1988年12月7日,胡耀邦在岳陽樓一層雕屏前誦讀《岳陽樓記》。艾湘濤攝

  他身邊一片悄靜,惟有樓外瀟湘風起,洞庭波涌,天上云飛。

  胡耀邦背誦完,興猶未了,站在《岳陽樓記》木雕屏前,又將全文逐字逐句讀了一遍。讀罷感嘆:“人老了,記性差多了。早幾年,我還可以將《岳陽樓記》全部背下來呢!

  胡耀邦默然無語,一步步慢慢登上岳陽樓頂層,眺望洞庭湖水。

  云天茫茫,湖水滔滔,遠處君山綠影一點,若隱若現。黃庭堅有詩云:“未到江南先一笑,岳陽樓上對君山!贝藭r的胡耀邦并無笑意,只管傾聽講解員猶帶鄉音的介紹,自己不作評論。

  環樓走了一圈,胡耀邦平靜地走下岳陽樓。公園管理處負責人奉上留言冊,希望他題詞留言。胡耀邦謝絕了。岳陽市委領導亦上前請求,胡耀邦仍執意不肯動筆。是范仲淹名篇已將岳陽樓的意境說透,還是胡耀邦性格中述而不作的作風再次顯現?胡耀邦搖了搖頭,離開了。

  這時的胡耀邦,正在走近生命的終點,自有上下天光去印證他的胸懷。他來到岳陽樓,沒有在這里留下一筆墨痕,但他的身影和足跡已經深深地印刻在這里,非但使岳陽樓增色,也使千古名篇《岳陽樓記》得到了更新更深刻的詮釋。

 。ㄍ辏

  作者附記:本文采寫過程中,得到岳陽何林福、艾湘濤先生熱情賜教,提供重要史料和照片。謹此表示深深的感謝!

  本文曾以《胡耀邦三上岳陽樓》為題于2009年發表于《傳記文學》雜志第11期。文章發表后,何林福先生多有垂教,與筆者多次書信往返,探討胡耀邦與岳陽樓的關系。他是熟悉岳陽的文史大家,對岳陽和洞庭湖歷史沿革深有研究,專著迭出。與他商討后,我認為自己初文有誤,胡耀邦至少4次登臨岳陽樓。本次修改時基本采用了何林福先生的研究成果,行文作了相應調整。

  艾湘濤先生同樣對岳陽文化有深入研究,提供了他于1988年12月作為當事人見證胡耀邦參觀岳陽樓的所見所聞,在此深表感謝!

  關于岳陽樓的歷史沿革,詳見何林福著《岳陽樓史話》,湖南地圖出版社2013年出版。

  2020年5月20日又識

評論】 【加入收藏夾】【關閉
 
 

   
 
錢江:胡耀邦和岳陽樓
錢江:胡耀邦和他的第一位秘書
錢江:紀念胡耀邦,堅持改革開放...
劉濟生:胡耀邦的蓋世之功與罕見...
雷頤:實事求是,改革開放
孫偉林 :歷史是混不過去的
盛平:胡耀邦比林肯毫不遜色
 



查看>>所有評論
 
 

京ICP備06025827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6329    電話:010-82997384轉813  EMAIL:[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網  免責聲明 

本網站署名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和立場,不代表本站觀點和立場。
本網站為公益性網站,如作者對本網站發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見,請立即和我們聯系。
 
pk10网页杀码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