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圖片 視頻 音頻 書簽 博客 論壇 舊版入口
標  題
作  者
正  文
簡  介
不  限
   
 
   
     
 
 
·參觀胡耀邦故里
·胡耀邦逝世24年..
·在胡耀邦身邊工..
·改革開放人物志..
·耀邦說,他們說
·親歷胡耀邦撥亂..
·口述歷史:胡耀..
·尊重科學,從人..
·鼓勵討論,開放..
 
 
·吳小莉專訪胡德..
·【1978】致敬:..
·葉選基:葉帥在..
·學習時報:胡耀..
·情綠三華山
·11億中國人民為..
·鄭仲兵:胡耀邦..
·胡耀邦的公仆品..
·胡耀邦的讀書 ..
 
專題特輯  /  懷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電子雜志  /  背景參考  /  投稿
  網上紀念館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譜  /  耀邦著述  /  手跡文物  /  故居陵園  /  視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懷念耀邦 >> 懷念文章
錢江:胡耀邦與歸來“戰俘”翟許友半世紀情懷
作者:錢江      時間:2020-06-02   來源:微信公眾號“錢江說當代史”
 

  題記:

  本文是《胡耀邦和他的第一位秘書賀明》的延伸篇,有了對賀明的訪問才有翟許友的線索。

  有戰爭就有戰俘,有戰俘總有屈辱。怎樣看待和認識戰俘,亦是社會發展的一把尺子,衡量政治,也衡量生命。東方的傳統“戰俘觀”認為,被俘就要背負終生屈辱,不如了斷死去,F代社會的文明發展觀卻認為,被俘者依然可以保持信念,歸隊后可以繼續戰斗。堅守信念的戰俘值得尊敬和尊重。

  人類社會能有這樣的認識要經歷了漫長時光陶冶,胡耀邦和戰俘翟許友的故事則是一個東方范例。

  我們經歷過那一段扭曲的歷史,以“志愿軍戰俘”為例,他們回歸自己的隊伍以后,因“歷史問題”被審查、受打擊,在漫長的時光中背負“戰俘”的屈辱。翟許友的經歷相似。

  我是在走近21世紀的時候接觸“胡耀邦和太原戰役”研究命題的。在胡耀邦負責策劃接應的“黃樵松起義”,因城內籌劃者失秘而最終失敗了,導致兩位入城的解放軍代表晉夫和翟許友被俘,押送南京。晉夫犧牲,多有記述。但眾多記載和回憶錄中,對翟許友的介紹極為稀少。大致說他被俘后沒有暴露身份,被“另案處理”,就沒有下文了。

  那么我推測,如果翟許友活下來,此中必有故事。結果,我在1999年底采訪胡耀邦第一個秘書賀明的時候,他明確告訴我,翟許友非但活了下來,而且勝利歸隊了。他本人受胡耀邦委派,親手安排翟許友歸隊,并且將他送回原單位擔任原職。后來進軍西南,翟許友也到了成都。但到成都以后的事情就不清楚了。

  線索中斷半年或更長,我找到了原徐向前兵團作戰參謀、后在中國軍事科學院工作的喬希章前輩。他告訴我,胡耀邦一直關心翟許友,聽說翟許友后來很不順利,最后還是在胡耀邦的直接幫助下,擺脫了糟糕境地。但細節不清楚。

  我知道,這個細節非要找到翟許友之后才能獲得。對一個新聞記者來說,找到采訪對象永遠是成功記錄的第一步。

  大概花了三四年時間才最后找到了翟許友,他在安徽滁州工作,于是開始通信聯系,等待有機會見到他。

  等了兩年多,終于得到一次前往鳳陽小崗村采訪的機會,轉道滁州乘火車回北京。我來到滁州人民醫院病房里見到了翟許友前輩。他雖然年高病弱,但在那些天精神狀態很好,在等著我到來。

  我終于可以完整地敘述這個故事了。也由此感受到,胡耀邦要比他的許多同時代人胸襟闊大,看得高遠。

2007年4月,翟許友在滁州醫院中  錢江 攝

 。ㄕ模海

  在我追尋歷史蹤跡的旅程中,曾與胡耀邦一同經歷戰火硝煙的戰友日漸稀少,漸至寥若晨星了。但我仍有幸訪問到多位老戰士,聽他們回憶與胡耀邦的故事。在安徽滁州,歐陽修寫下千古名篇《醉翁亭紀》的瑯邪山下,我與一位年逾八旬的八路軍老戰士長談。他和胡耀邦共同經歷太原戰役,他的經歷最為特殊之處,在于曾是一名戰俘,他叫翟許友。

  1948年深秋,徐向前兵團發起太原戰役。胡耀邦是兵團政治部主任,負責瓦解太原守敵。翟許友是該兵團8縱隊司令部偵察隊副隊長,他們共同經歷了接應黃樵松起義的驚心動魄日日夜夜。晚年,胡耀邦和翟許友用書信溝通了彼此間的最后一次聯系。

  胡耀邦自告奮勇要求只身闖虎穴

  1948年10月底,徐向前兵團已殲滅太原守敵1萬多人,盡克城外要塞,只待發起總攻。這時,平津戰役即將發起,毛澤東電令,對太原之敵圍而不打,以免嚇得平津傅作義部棄城南逃。

  徐向前兵團暫停攻擊,兵團成立了對敵斗爭委員會,由胡耀邦和華北軍區副參謀長、城工部部長王世英共同負責,兩年前戰場起義的高樹勛將軍趕來協助,一起策動城內守軍——新編第30軍軍長黃樵松起義。

  經過秘密聯系,黃樵松決心起義,打開城門引解放軍入城,由此出現了解放軍以最小代價迅速解放太原的大好時機。

  11月2日,第8縱隊司令部派偵察隊副隊長翟許友來到兵團部,接政治部主任胡耀邦和高樹勛前去,與黃樵松派來的代表王震宇接洽。胡耀邦緊跟著翟許友行路,對翟許友的機靈敏捷留下了印象。

  來到8縱司令部會見王震宇,胡耀邦代表徐向前歡迎黃軍長起義,通報說,只要他悄悄打開陣地通道,解放軍就迅速進城,一舉消滅閻錫山集團。

  胡耀邦強調:“你們當前的工作,在謀不在勇,在內不在外,在于防奸防特,不在參戰上。應該用心著力保證起義成功。徐司令說得簡單,你們能把陣地讓出來就是勝利,給解放軍一個寬大的進攻正面,不要一個小時,我就能有兩個旅開進去!

  王震宇當晚返回匯報,次日下午又來8縱司令部,通報黃樵松決心已定,請派一名解放軍高級指揮官進城協助。

  事關大局,胡耀邦走出與王震宇談話的屋子,到隔壁要通了徐向前的電話匯報說:“已向黃樵松的聯絡代表商定一個可行方案,黃部擬交出該部防守的東門和北門,接應我軍入城解決閻錫山。然后,黃部撤出城外,到指定地域接受改編。但我方急需派一名代表入城協助,并與太原前線司令部保持通信聯絡!

  胡耀邦接著說:“現在的問題是,派誰入太原城?”沒等徐向前回答,他自告奮勇地說:“徐司令,那我就親自入城協助黃樵松起義吧?”

解放戰爭時期華北第一兵團司令員徐向前

  徐向前果斷地勸阻了胡耀邦,說,你是政治部主任,打仗需要你,那里面的情況還沒有搞清楚,去不得呀。另外派個人去吧。

  胡耀邦回過頭來,與 8 縱司令員王新亭、副司令員兼參謀長張祖諒、政治部主任桂紹彬商量人選。胡耀邦提出,選拔這名聯絡代表的條件是:“政治上很強,又懂軍事!蓖跣峦ぬ崦Q定派縱隊參謀處長晉夫(對黃樵松說是宣傳部長)前去。

  晉夫進城還需要一個助手。翟許友聽說了,這個人選要從總隊偵察隊里挑選,沒想到挑上了他自己。

  臨時換裝翟許友扮馬夫進城

  晉夫,原名呂金城、呂守成,1917年出生在河南洛陽市郊。1937年10月在河南新鄉參加八路軍,次年入黨,1939年到延安抗大學習參謀業務。解放戰爭中他一直在徐向前兵團作戰。

華北野戰軍第一兵團八縱隊作戰處長晉夫

  晉夫需要一個助手,由偵察隊派人最為合適。張祖諒副司令員提議,由偵察隊長戚懷培去。戚立即換上了便衣。這時,王新亭司令另有想法,他知道老紅軍戚懷培喜歡喝酒,一旦入城黃樵松請客,戚懷培萬一擋不住迎面遞來的酒杯容易出事。他提議,偵察隊副隊長翟許友扮做晉夫的警衛員前去。

  胡耀邦贊同王新亭的意見。他和翟許友經過東山陣地時有過接觸,他問道:“就是你們那個小隊長吧,可以,機靈得很呢!

  得到確認后,胡耀邦當面叮囑來到跟前的翟許友說:“你去了以后,要機警一些,警惕性高一些。要聽聽實際情況究竟是什么樣子的,有什么情況及時報告晉夫同志!

  22歲的翟許友換上便衣,跟上晉夫就走。此時寒意甚濃,司令員王新亭脫下自己的草綠色毛衣給晉夫穿上,目送一行人消失在黃色的坡梁上。

  誰知道,情況在一天之中大變。

  就在11月3日,黃樵松召來老部下、27師師長戴炳南,向他透露起義意圖,并答應一旦成功,讓戴當副軍長。誰知當晚戴炳南就向閻錫山出賣了黃樵松起義的機密。閻錫山聞言大驚,立即以召開緊急會議為名誘捕了黃樵松。11月4日清晨,晉夫和翟許友剛剛來到黃樵松所部79團團部,被引進一間空屋子,閻錫山的憲兵瞬間沖進來,將晉夫和翟許友死死按住,他們被俘了。

  11月6日,黃樵松、王震宇和晉夫、翟許友被拉上飛機押送南京。11月27日,黃樵松、晉夫和王震宇被殺害于南京江東門。

  翟許友經受了嚴峻的考驗。他是山西稷山縣塢堆村人,1926年生,上過兩年小學。1939年,他13歲時就參加了共產黨領導的決死隊。1943年17歲時入黨。他堅持學習,字寫得不錯,于1944年調到太岳軍區當繕寫員,后來轉任偵察參謀。1948年任8縱隊偵察隊副隊長,是一位年輕的營級干部。

1949年4月,彭德懷(左1)和胡耀邦(中)在太原前線指揮部

  翟許友長期從事敵情偵察工作,對國民黨的山西軍隊情況相當熟悉。他一口咬定自己是在作戰中被俘的國民黨軍戰士,從軍師團長到連長,姓名說得清清楚楚。此時國民黨方面查明晉夫的身份是縱隊參謀處長,對身為衛兵的翟許友失去了興趣,宣布“另案處理”,將他發配到位于安徽蕪湖附近的“歸俘營”訓誡。

  此時已到1949年初,翟許友進“歸俘營”勞作4個月,時時準備越獄。

  解放軍渡江戰役在4月20日開始,長江南岸的“歸俘營”瞬間崩潰,“歸俘”四散奔逃。

  翟許友串聯起幾位被俘的解放軍戰友,乘亂沖進了山林,結果一下山就遇到了自己的隊伍——第三野戰軍先頭部隊。

  翟許友回到了自己的隊伍,填表登記后領取路費,幾天后乘火車回到了太原,回到了老部隊。這時,太原剛剛被攻克,翟許友見到了胡耀邦主任。

  當初胡耀邦知道晉夫犧牲,心情很沉痛,聽說翟許友回來了,非常高興,立即吩咐把他召到面前,連聲問道:“你受苦了,身體還可以嗎?我給你放一個星期的假!”他叫來政治部秘書賀明,要他好好安排翟許友的生活,補發一應生活用品,近幾天都和兵團首長一起小灶吃飯。胡耀邦專門陪著翟許友吃了一頓飯,然后吩咐將他送歸原單位。這時,8縱已經整編為解放軍第60軍,翟許友回軍部繼續擔任偵察隊副隊長,不久升任隊長。新任軍長張祖諒信任翟許友,不因為他曾短暫被俘有些什么別的想法。

  與胡耀邦川北分別后的歲月

  解放太原以后,華北1兵團改變番號為第18兵團,進軍四川。兵團主力集結于寶雞時,翟許友和胡耀邦主任多有接觸。翟許友發現胡主任特別愛讀書,思考問題,性格活躍開朗,平易近人。駐守寶雞的時候,胡耀邦抓緊時間練習開汽車。翟許友覺得胡耀邦開得還不錯。

  解放四川以后,翟許友和胡耀邦分手,到川西軍區司令部擔任偵察科長。1951年夏天,翟許友跟隨川西軍區司令員張祖諒到朝鮮戰場,張繼續擔任60軍軍長,翟許友擔任60軍偵察處長,這是參謀長領導的司令部的重要組成單位,處長是正團職軍官。沒有想到,這就是翟許友軍旅生涯中的最高軍職了。

  1953年7月朝鮮停戰,翟許友隨軍回國,次年到南京軍事學院情報系學習。又過了一年,他的日子就不好過了。從1955年“審干”運動起,整整8年,他被反復要求交代被俘后5個月的情況,沒有授予軍銜,即便查不出問題也不安排工作。

  翟許友經受了巨大的精神折磨,后悔當年不如隨同首長晉夫一同赴死。他幾乎神經錯亂,生不如死。他最難以忍受的是,在折磨人的氛圍中,審查者只顧提出一連串疑問,就是不愿意查閱原始資料,做嚴謹的證人調查。其實,國民黨政府的相關檔案就在南京保存,要查檔驗證,或找當事人作證明完全可以做到。辦案人員搞“逼供信”,關注審訊和寫檢查,不去做認真查證。

  折騰到1962年,8年審查毫無結果,宣布翟許友轉業,到安徽滁縣行署商業局任副局長。

  還是寫信給胡耀邦解決了問題

  幾年后對文化的大革命爆發,翟許友又受到沖擊。調查人員這回愿意走動了,他們去北京找到正在飽受批斗的“黑幫”胡耀邦,調查翟許友的情況。

  這是自進軍四川之后,胡耀邦首次得知翟許友的消息。遭受批斗的胡耀邦處境也很困難,但他明確地說,翟許友嘛,我認為他當年很年輕,很精干,是縱隊的偵察隊副隊長。你現在要調查他被俘以后的事,我怎么回答?接著他肯定地回答,他接觸中的翟許友是可以信賴的,被俘不等于叛變,堅守信仰的人在革命隊伍中很多。

  調查人員回來對翟許友說,我們找到了胡耀邦,他還說你好話呢!

  翟許友熬過了殘酷的十年劫難。這種煎熬也是殘酷的,尤其是他來到南京雨花臺,在烈士紀念陳列中看到了晉夫的照片時,不禁悲從中來,放聲大哭。

  好在煎熬慢慢過去,孩子長大了。幸運的是那場對文化的大革命結束了,孩子們在恢復高考后紛紛考上了大學。

  他的大兒子大學畢業后在安徽大學做翻譯工作,不久有了出國訪問的機會,沒有想到“出國政審”時被父親的所謂“戰俘問題”掛住了。

  翟許友再也不能忍受。這時他已經知道,老首長胡耀邦重新工作后,以無與倫比的勇氣平反了難以計數的冤假錯案?磥,要使自己完全掙脫“戰俘”的陰影羈絆,只有找老首長胡耀邦了。

  翟許友提起筆來,給胡耀邦寫了一封信,訴說自己的現狀,提出3點要求:一,孩子應該有出國機會,不應該因為我的問題而耽誤。二,我要求參加解放軍第60軍軍史的寫作,這是老軍長張祖諒當年對我的希望。三,妻子劉克強是1950年參軍的老戰士,伴我度過艱苦歲月,現在她病了,不應受我牽連,應該得到適當醫療。

  翟許友寄出信以后又覺得,如今的胡耀邦身負重任,日理萬機,可能收不到自己的信。沒有想到為時不久,滁縣地委信訪辦李主任登門拜訪,告訴翟許友,胡耀邦總書記收到你的信以后,專門給安徽省委書記黃璜寫了信,證明你在戰爭年代經受了考驗,已經說清了情況。對你提出的三點要求,總書記要求省委根據情況落實。

  李主任說,黃璜書記接到總書記的信后,要求立即落實,地方可以解決的問題全部解決:你兒子可以出國,妻子落實醫療待遇;參加60軍軍史寫作的事情,由省里和60軍首長聯系解決(后來也順利解決了)。

  翟許友激動萬分,以至于當時沒有問一聲,能不能讓我知道一下總書記具體寫了什么?省委書記又是怎么批示的?

  自己的要求得到順利解決,翟許友并沒有寫信去感謝胡耀邦,此后也沒有書信往來。翟許友認為,為自己這點小事不要去麻煩老首長,要讓胡耀邦這樣的人去操勞國家大事,撥亂反正,為中國人民造福。

  后來胡耀邦去世了,翟許友感到發自內心的悲痛。他不斷回想起和胡耀邦在一起度過的戰爭歲月,感到是自己一生的幸運。對自己沒有再給胡耀邦寫一封信表示感謝,感到很遺憾!

  得知我近期有可能來滁州,正因病住院的翟許友很高興,表示說,即使打著吊針也愿意認真談一談。

  幫助我聯系訪問的滁州市委同志介紹,翟許友從滁州市工業局副局長崗位上離休,是滁州市有名的離休老干部,充滿樂觀精神。他路見不平,總是勇于直言,勇于抨擊。當地許多人受到了委屈,愿意找這位“老八路”評理、尋求幫助。

  我們在醫院里見面,談了兩次。翟許友前輩振作起精神和我交談。

  我們的交談漸近尾聲,翟許友發現他基本上完成了敘述的使命,眼睛里閃爍起欣慰的淚光。訪問即將結束時,原本談吐樸素的他突然靈感迸發,像詩人那樣輕輕朗誦一般地說:“我想起胡耀邦,會覺得眼前一亮。他身上有動人的光彩,那光彩在胡耀邦身上,總是閃啊、閃啊…… 崇高的人身上才有這樣的閃光,把我的生命也照亮了!

 。ū疚耐辏

 。ㄔ饕浴逗钆c偵察隊長翟許友》為題,發表于2007年第10期《湘潮》雜志)

2007年4月,翟許友(左)和本文作者攝于滁州市醫院

  附記:

  回過頭來認真審視,才意識到這是不完善的采訪,在看似成功的采訪中留下了很大遺憾。我確實費了很大的力氣才找到了翟許友,這是從他的戰友喬希章處獲得的線索。幾番周折,才知道他生活在滁州,于是建立了書信聯系。

  2007年4月,我們終于在滁州相會,身在醫院病榻上的翟許友前輩在輸液狀態中于上下午各談了一次。

  當時,我覺得歷經前后將近8年,采訪終于成功了,充滿喜悅。但在喜悅中留下了很大疏漏。

  由于年事已高,翟許友的回憶中有疏漏的地方,尤其在胡耀邦幫助他擺脫“戰俘”困擾的細節上,記憶不那么清楚。主要的問題在于,沒有看到胡耀邦怎樣批轉了翟許友的信件,以及安徽、滁州兩級機構落實胡耀邦批示的過程。

  我問翟老前輩,能告訴您兒子的名字和電話嗎?

  老人說,一代人的事讓一代人說吧。他婉言謝絕了這個要求。

  我沒有追蹤下去,按說我應該去尋找老人在安徽大學工作的兒子。如果找到的話,應該可以獲得更為豐富和準確的材料。遺憾的是,這樣的低級錯誤,活生生在我身上發生了。喜悅拖延了采訪節奏,等到兩年后再要追索,老人的電話打不通了,去信沒有回音。我在此時停頓了腳步,事后深感惋惜和不安。

  另有一個缺憾是,訪問翟許友前輩是在醫院病房中,沒有能夠征集到他年輕時的照片。

  由于沒有精確的檔案日期記錄等原因,至今未能看到胡耀邦對翟許友信件的批示,也沒有看到時任省委書記黃璜的批示。我判斷,這些信件和批示,如今都保存在檔案中,希望日后人們看到這幾個原件時,我的記述能夠提供事例詮釋。

  我仍抱有希冀,翟許友前輩的兒子有機會看到這篇文稿,溝通聯系。

 。2016年4月根據采訪記錄再作修訂,有少許補充,增寫 了采訪附記。2020年6月再閱)

評論】 【加入收藏夾】【關閉
 
 

   
 
錢江:胡耀邦與歸來“戰俘”翟許...
錢江:胡耀邦和岳陽樓
錢江:胡耀邦和他的第一位秘書
錢江:紀念胡耀邦,堅持改革開放...
劉濟生:胡耀邦的蓋世之功與罕見...
雷頤:實事求是,改革開放
孫偉林 :歷史是混不過去的
 



查看>>所有評論
 
 

京ICP備06025827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6329    電話:010-82997384轉813  EMAIL:[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網  免責聲明 

本網站署名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和立場,不代表本站觀點和立場。
本網站為公益性網站,如作者對本網站發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見,請立即和我們聯系。
 
pk10网页杀码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