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圖片 視頻 音頻 書簽 博客 論壇 舊版入口
標  題
作  者
正  文
簡  介
不  限
   
 
   
     
 
 
·參觀胡耀邦故里
·胡耀邦逝世24年..
·在胡耀邦身邊工..
·改革開放人物志..
·耀邦說,他們說
·親歷胡耀邦撥亂..
·口述歷史:胡耀..
·尊重科學,從人..
·鼓勵討論,開放..
 
 
·吳小莉專訪胡德..
·【1978】致敬:..
·葉選基:葉帥在..
·學習時報:胡耀..
·情綠三華山
·11億中國人民為..
·鄭仲兵:胡耀邦..
·胡耀邦的公仆品..
·胡耀邦的讀書 ..
 
專題特輯  /  懷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電子雜志  /  背景參考  /  投稿
  網上紀念館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譜  /  耀邦著述  /  手跡文物  /  故居陵園  /  視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懷念耀邦 >> 懷念文章
滿懷博愛與真情的胡耀邦
作者:      時間:2020-07-07   來源:
 

  真情即指真實的情感、情誼,包含著真摯的親情、友情、愛情。真情也是人們所說的人的本心的感情。成語說真情實感,沒有實實在在的感情,就沒有真情。真情都不是矯揉造作的,都不是裝出來的。

  為什么寫胡耀邦非寫一篇他的真情呢?因為大人物是高高在上的,往往能夠掩飾其真情,表現出一些虛情假意來,讓人捉摸不透。胡耀邦不是這樣,一看就知道他在做什么、想什么。本節研究胡耀邦的孝子之情、率真性情、博愛之情、患難之情。

  孝子之情

  孟子曰:“親親,仁也;敬長,義也!庇H愛父母為仁,尊敬兄長是義。耀邦的父親從湖南老家來看他,生病住院,不幸逝世。他悲慟得很,哀哀哭泣。身邊同志勸他節哀,他一邊哭一邊說:“我把自己的皮大衣脫下孝敬他了,他只穿一個冬!”說罷,又傷心大哭,康乃爾(團中央秘書長)說:“要為黨珍惜身體!”他靜了一下,抽抽咽咽,淚流滿面說:“多好的父親啊,從來沒有打過我一次!”

  國民經濟困難時期,人們過著難熬的苦日子。胡耀邦對家人說:“老母親在舊社會受盡了人間的苦楚和折磨,好不容易熬到解放,現在又遇上過‘苦日子’。我們要與全國人民同甘共苦,但不能虧待她老人家。全家每天只吃一頓細糧,要給老人家增加一頓大米稀飯!

  胡耀邦是中央委員,按有關規定可以吃細糧,多供應一點物資,他總是盡量留給老母親享用,有時寧愿自己不吃肉,也要偷偷地夾在母親的飯碗里,深情地說:“娘,我年輕頂得住,你不能缺少營養!”他教育孩子們說:“小孩有吃在后,要留給奶奶吃!

  這時,受審的胡耀邦,正關在團中央大樓里。長子胡德平心急如焚,騎著自行車將噩耗告訴父親。胡耀邦坐著三輪車,與兒子胡德平急匆匆地來到醫院太平間。夫人李昭已在這里等候多時,當親人們正準備三鞠躬,與亡人作最后告別時,胡耀邦用濃重的家鄉話撕心裂肺地喊著:“娘老子,兒子送你來了!”一句未了,“哇”的一聲竟然號啕痛哭,頓時,淚如泉涌,鞠躬之時,不禁全身顫抖。胡德平從旁凝望父親的痛哭失態,淚水也奪眶而出。

  胡耀邦唯恐驚動母親,望著母親那消瘦布滿風霜的臉龐,深陷微閉的雙眼,他讓悲傷的淚水悄然流淌。

  胡德華開始掙工資了,想給家里買東西,胡耀邦并無異議,他還鼓勵胡德華用第一個月工資給家人買禮物。

  率真性情

  萬里的次子萬仲翔以及小兒子萬曉武,則向筆者敘述了發生在北京醫院高干病房里的一幕——當粉碎“四人幫”特大喜訊時,非常興奮的胡耀邦擁抱了萬里,還親吻了一下!

  生活會結束之后,胡耀邦在懷仁堂門口失聲痛哭,那是掩飾不住的真性情。

  在事隔多年的1960年,耀邦向他身邊的一位年輕的工作人員回憶“AB團”往事時說:我那時還小,受到那么大的打擊實在受不了,我哭了。那時我比較胖,人們都叫我“小胖子”,但從那之后我就成了“小瘦子”,直到現在也沒再胖起來!

  林牧回憶,胡耀邦在陜西第一次見面的印象:“胡耀邦披了一個舊軍大衣,嘴上叼了根中華煙,旁邊跟著幾個干部,一邊說話一邊走路,還一邊抽煙。他到了常委會上和其他第一書記不一樣的地方,就是一來就講話,給人一種新的感覺。過去其他的書記不一樣,哪有這樣隨便的:他軍大衣往身上一披,扣子也不扣,手上拿著一根煙,大搖大擺的,第一次參加常委會就夸夸其談!

  1965年年三十吃年夜飯。大約下午五六點鐘,在寶雞一間禮堂里吃晚飯,當工作隊員都到齊了,胡耀邦站起來笑著對大家說:“今天吃團圓飯,我宣布兩條紀律:一條是今天吃的飯叫五爪抓飯,南方出身的工作隊員,習慣用筷子吃飯,但今晚用筷子就沒有飯吃!闭f完,他掩起衣袖,展開五指,抓一把飯就吃,引起全場大笑;接著,他宣布另一條:晚飯后都去跳舞,男隊員不跳,明天照樣有飯吃,女隊員不跳明天沒飯吃,這更引起哈哈大笑,全場鼓掌。

  他與同志的關系極好,也很尊重同志。比如,醫生勸他少抽煙,一天只能抽五支。隨行的李參謀管著他的煙,他找參謀要煙:“再來一支煙!薄叭Я!薄皼]有,剛兩支嘛,不要賴嘛!睍泿е鴿夂竦暮峡谝,跟李參謀討價還價。哪有一點兒領導人對下級同志的派頭?!天真、頑皮!

  鄧小平的小女兒毛毛說過:你瞧耀邦叔叔打牌,他的牌拿在手上,另外三家兒都能看到。聶衛平說耀邦手里有好牌,身體就好動,鄧小平有好牌就看不出來。

  胡耀邦心里容不下東西,隨時會說出來,胸無城府。當然他也是容許別人流露真情。貝璐瑛說:“這中間,當然會提及‘中央文革’,提及江青。冷嘲熱諷,說什么話的都有,張口大罵的也有,好像耀邦叔叔家是個自由的天地,只有在這里可以無所顧忌地說三道四。大家說這些時,耀邦叔叔若在場,也聽著,從來不管,更不制止!睔q月的流淌讓親友、坊間逐漸理解了耀邦———不是“冷血傲骨莫問親”,而是“身正行范嚴律親”。

  胡耀邦自己常常是自然而然地把真情隨流露出來。1952年7月,胡耀邦被調到北京,當時風傳他將擔任政務院建筑工程部常務副部長。正當胡耀邦躊躇滿志時,他卻被任命為團中央第一書記。事后胡才得知,當時團中央第一書記有兩位候選人:他和陳丕顯,毛澤東圈定了胡耀邦。胡耀邦私下有些牢騷:“我的兒子都這么大了,還讓我做青年團的工作?”

  王元元說了一件事情:“在耀邦叔叔家住下,我為當兵的事去找過一個海軍的人,他態度比較冷淡。從未感受過世態炎涼的我受了很大的刺激,晚上回來就發燒了,躺在李昭阿姨的房間。第二天都沒能起床。德平去買了蛋糕,放在外屋的桌上。大約十點鐘的時候,耀邦叔叔來到外屋。他隔著窗子問:“元元,你發燒了?”我說:“嗯!彼f:“現在怎么樣?”我說:“不要緊!彼f:“你不要動啊,聽我來唱個歌給你聽!闭f著,他就唱起了《走上高高的興安嶺》。他發音很準,唱得很用心,特別抒情。那歌聲就像清泉一樣沁入了我的心田,我立刻就覺得病好了。在歌聲中我穿好了衣服,悄悄推開門,看見耀邦叔叔坐在火爐旁,他面對火爐,手里拿著火筷子,打著拍子凝神唱著,我望著眼前的畫面,靜靜地聽著,感到特別的溫馨。心中一片陽光燦爛,那點陰影被驅散的干干凈凈。

  粉碎“四人幫”后,我去耀邦叔叔家。家里一片歡騰,和當初周總理逝世時的氣氛真是兩個世界。耀邦叔叔也精神煥發,贊賞地對我說:“小貝,那次批判我的會上,我在臺上看到了,凡是喊小平和我的口號,你都沒舉手。我當時真是很欣慰,沒有白疼你們!”

  在1983年訪問日本時,照常是流露真情。記者回憶胡耀邦進神戶人工島參觀回去時候情況。一小時后,參觀完了,大家陸續走出了大廈。突然,耀邦同志急匆匆離開隊伍,沖上便道,令所有的保衛人員大吃一驚!

  原來,耀邦看見華僑中學的孩子們還站在那兒,等待歡送總書記。耀邦沖過去,接著一個中學生,心疼地問:“站累了吧?冷不冷?……”他在那地站了好一會兒。

  幾個保衛人員也趕了過來。我追過去想拍照時,耀邦已經轉過臉來,生氣地問:“怎么能讓孩子站這么長的時間?”到日本后,我這是第一次見到他生氣。

  到了中國駐大阪總領事館,大家歡迎耀邦講話,耀邦張嘴就問:“那些歡迎的學生站了多久?”

  負責歡迎的同志說:“站了不久!

  總書記問;“怎么不久?”

  “歡迎你,站得再久也沒關系!

  總書記連連搖頭:“不好不好,這是讓我脫離群眾嘛!”

  領事館的同志檢討了幾句,又說:“你站在那兒同孩子打招呼,群眾很高興!

  耀邦一擺手:“你們至少站了一小時,學生至少站了一小時,我站一分鐘還不應該嗎?”

  一個領導人始終認為平民的地位和他平等,群眾為他做了一點事他便覺得欠了老百姓的情,這樣的領導人一定會事事替老百姓著想,他怎么會不受群眾的愛戴?

  記者在跟隨胡耀邦訪日時,有這樣一件事:在筑波發生的一件事,我至今記憶猶新。突然,外交部新聞司的鄭祥林同志跑進來問:“新華社的攝影記者在哪兒?”

  見我們不知道,他又跑著走了,只來得及說了句是:“28層!

  28層!我們幾平同時站了起來,一古腦鉆進電梯。

  原來,耀邦犧牲了午休的時間,主動要求要見唱歌的那15位日本青年——兵庫縣洋上大學的學生們。

  “你們有什么問題都可以問我,我告訴你們!蔽覀冓s到休息室的時候,談話已經開始,耀邦正在笑容滿面地詢問這些青年。

  多么和諧的氣氛啊。十幾個日本青年問了中國的計劃生育、少數民族等問題,耀邦不但詳細地回答了他們的問題,而且親切地詢問了他們的平均工資、文化程度,甚至連平時愛唱什么歌都問到了。

  半個小時很快過去了?倳浻种鲃雍退麄兒嫌,并再三叮囑記者,照片洗好,每位日本青年一定要送一張!耀邦還對日本青年說:“如果沒有收到照片,可以寫信跟我要!”

  從28層下樓時,我在電梯里采訪了一個叫福島始的青年。他還沉浸在激動中,連聲說;“沒有想到,沒有想到!我們原來最多是希望胡總書記能聽見我們的歌聲。事先沒有安排,我們不敢想象總書記會接見我們。沒想到貴國領導這么好,打破了外交慣例,和我們談話,又如此和藹可親……”

  梁漱溟對胡耀邦四字評價是:“通達明白”。

  瞿逢說:“我因工作的關系,接觸過很多領導人,唯有耀邦同志那一張帶著坦蕩、真誠、童趣的笑臉,一直在深深印在我心中,和他短暫的認識,雖然已經過去了三十年,但只要想起,耀邦同志的音容笑貌總是非常清晰的浮現在我眼前,就像和自己生活了很久的親人一樣!庇忠淮魏罱右姶蠹抑蠡貋砺飞,又下車了,后面跟著一個貼身秘書,當我們都在詫異的時候,耀邦同志直徑向我走來,我趕忙迎上前去,萬分激動地和耀邦同志握手,我的眼淚就在眼眶旋繞,耀邦同志對我說,“小瞿同志,你講得很好,你很有才華,辛苦你了!謝謝你!謝謝你”!耀邦同志連說兩個謝謝。我的眼淚終于止不住留下來,沒有這么激動過,不是對高官的敬畏激動,而是耀邦同志的人格力量感染著我。耀邦同志拉著我的手說,“來,小瞿,我們兩個人照張相”。這張照片,就是耀邦同志上車之后又下來和我照的。我一直珍愛的放在身邊,掛在我的廳堂,無論我走到哪里,做什么工作,都時時刻刻嚴格要求自己,想著耀邦同志的勉勵,一心為公,一心為民,不謀私利,不尚奢華,積極進取。

  成人之美

  貝璐瑛說:耀邦叔叔認識我的時候,我還沒有男朋友。有一次去他們家,開始先同耀邦叔叔和克實叔叔的孩子們聊天,另外還有兩三個年輕人。聊著聊著他們一個個都離開了,只剩下一個男青年。他個子很高,但看上去像個娃娃,我還以為他是一名中學生。這青年很健談,高談闊論,頗有一點炫耀自己,我也沒在意。半個多小時后,胡德平過來,把我叫到一邊,問:“你看那人怎么樣?”我隨口說:“不怎么樣!焙缕秸f:“這是我爸爸給你介紹的男朋友!蔽掖蟪砸惑@,便進屋去問耀邦叔叔是不是這么回事,他只是笑,不說話。我說:“耀邦叔叔,你這是干什么呀,你了解他嗎?”他說:“郭化若是個好同志!惫羰悄乔嗄甑母赣H。我又問:“你了解他嗎?”他卻仍然說:“郭化若是個好同志,很有才,但和同級、上級的關系往往不太好。不過,這么多年來,同我的關系一直很好!蔽艺f:“我是問你了解他的兒子嗎?”他笑著說:“郭化若是個好同志;至于他的兒子,你自己去了解,你自己去看嘛!蔽耶敃r真有點哭笑不得。不過,這青年后來真成了我的丈夫。

  胡耀邦還寫過一些詩詞,贈送的卻是他一面未識的同志,如甘肅作家姜安同志。姜安同志是一位堅強與疾病頑癥做抗爭的女作家。她寫過一篇文章,記述我的二弟劉湖出生不久,就因父母要上前線,無奈將他送給延安的勞動模范劉世昌同志的故事。1988年,她又來信問候我父親的身體,父親有感提筆而做,并且連作三首詩,最后一詩是這樣寫的:

  滄桑變化尋常事,

  人間悲歡最牽魂。

  誰能偷得蟠桃果,

  憐取卿卿錦繡文。

  第一句似乎是指他的身體、健康和工作變化。第二句則是指人間的悲歡離合,大概也包括他對家庭的情感和責任。在戰爭年代,父母親把自己剛剛生下的孩子送與他人,即便是相熟的同志,畢竟心情也不會是那么平靜的,怎不牽腸掛肚?母親送來親生的兒子并多次探望劉家,囑咐劉家:一,一定要給孩子講衛生,二,要到上學年齡時一定讓他上學。一一囑咐妥當,才隨父親奔赴前線。后兩句則是夸獎姜安同志的文章寫得好,把文章比喻為從天上偷取下來的錦繡文章。這就有可能給予作家以動力、鼓舞、信心!

  他還特別器重有學問、有才華、有本事的人。李宗仁的私人醫生×××,是最早到延安去的醫生,能做心臟外科手術,是有名的一把刀。我們在南寧時,他也在那里,當時已88歲了,曾來看望過耀邦同志。他說要搬回成都去住,已給他找妥了房子,但表示冬天沒有暖氣,怕冷。耀邦就告訴有關方面,希望幫他解決暖氣問題。離開南寧回北京前,還專門要送他一份禮物,李昭同志只好找了兩瓶好酒給他送去。

  傅聰一度是“叛國者”,人們避之唯恐不及呢,領導人對他更是加小心了。1981年,傅聰回國演奏、講學,《人民日報》發了一個廣告,稱“著名英籍鋼琴家傅聰先生鋼琴獨奏會……”北京、上海另一些報刊也準備刊登音樂會廣告,并擬發表相關新聞報道和記者專訪。傅對《人民日報》廣告不滿意,說:什么“英籍鋼琴家?”我是個中國人。什么“傅聰先生”,哪一天才能叫我一聲“同志”!

  沒過幾天,一些原定發表的廣告和新聞忽然不發了,約定的記者采訪也取消了。傅聰是個十分敏感的人,他覺得困惑、不安,問:“這是怎么回事?”李春光說:“不知道!鼻≡诖藭r,一天晚上,中宣部理論局的鄭仲兵告訴我:中央黨校高級班一個學員給胡耀邦寫信,對《人民日報》刊登那樣大的廣告,而且把一個“叛逃者”尊之為“先生”表示憤慨。胡對此信作了批示,大意說:演奏會開了也就開了,還要這樣“大肆宣揚,真是荒唐”。┌藗字給我留下深刻印象,這個記憶大概是比較準確的。)

  第二天傅將離京赴滬。我見到他,他的情緒顯然不太好。當晚,我一夜未睡,給耀邦同志寫了一封很長的信(400字稿紙十幾頁,當不少于4000字),把我知道的有關傅聰的情況向他作了盡可能詳盡的報告,并說;你對黨校信件那個批示不妥,我聽說之后十分不安。我想,你如果了解有關情況,就不會那樣批示了。次日,我把信稿送給趙渢同志看(趙時任中央音樂學院院長,兼黨委書記),他說:你信中材料是準確的,但是不要提耀邦批示,那是內部的東西,你何以知之?也不要去批評耀邦、你把那些話統統刪掉罷。我說:不能刪。據我所知,耀邦是可以批評的,而且是歡迎批評的。你甚至可以同他當面爭論,面紅耳赤,如果你的批評合乎事實,有道理,他不會生氣,反而會高興。那信我一字未刪,中午12時半,我騎自行車把它送到中南海東門,交給書記處一位秘書,并告訴他:這是一個“急件”,請求盡快送達。后來,書記處一位負責人告訴我,下午2點,胡一上班,就讀了我寫的那信,隨即說:這件事要想個辦法妥善處理。當天或次日,胡寫了一段很長的批語。大意說:傅聰的出走,是情有可原的。出走之后,沒有做損害祖國的事。他在國外刻苦鉆研業務,回國演出、講學受到歡迎。對他,要體諒,要愛護,要關心。他在國外生活的不甚富裕,回來演出、講學,要給一點報酬。要派一個人去同他談一談,以表示社會主義祖國的母親情懷。當然,出走畢竟不是一件好事,對他是一個污點,如果沒有一個公開的態度,不能宣傳他。

  博愛之情

  對于社會底層的人們的交往不交往?交往的程度深不深?是檢驗一個人有沒有博愛之情的關鍵。底層的人包括挖煤的工人、犯人的家屬、被打倒的干部的家屬、子女等等。也就是說,被社會遺棄之人,你交往的多,說明你就是具有博愛的胸懷。

  1979年冬,耀邦同志到郴州、零陵考察,聽熊清泉說省地煤礦的工人得矽肺病的多。胡耀邦馬上問原因,熊清泉說:“可能與用工制度有關系,省地礦用人多,又多是固定工,在礦下時間長了,矽肺病多,休工療養的也就多了;而縣社煤礦用人少,又是輪換工,農忙務農,農閑挖煤,輪流下井,矽肺病少,休工療養的也就少了!焙钣植逶挘骸笆〉氐V能不能學縣社煤礦的辦法,都用輪換工?”我說:“當然可以,但要在用工制度上進行改革!薄案母锏淖枇υ谀睦?”我說:“阻力主要還在自己,首先是觀念的轉變,從國家固定工轉到農民工,這個阻力就不小呀!再就是體制的改變,這就牽涉到煤炭主管部門和煤礦本身,改革以后煤礦歸誰管,干部算哪一級,這都是問題!币钔韭犃艘院,不斷點頭。他明確地表示:“煤礦用工制度一定要改為輪換工或合同工。從減少矽肺病這一點出發也要下決心改!斌w諒個人健康的心情真的是有一些急不可耐!

  1981年12月,溆浦縣副食品公司營業員金佑生4歲的男孩金華武在外面玩耍時突然不見了。金家人悲痛萬分,他們在報紙、電臺刊登廣播了尋人啟事,還跑到湖南、山東、北京等省市的200多個地方尋找,費時近2年,行程達3萬公里,可孩子仍然杳無音信。金家人到了絕望的邊緣。1984年1月,耀邦到溆浦縣考察。聞訊趕來的金佑生把一封請求黨中央幫他尋找孩子的信交給了胡耀邦的隨行人員。沒想到,僅5天之后金佑生就收到中央信訪部門的一封來信。來信詢問他丟失孩子的模樣、特征和丟失時的情況。讀著這封來信,金佑生一家人淚水撲簌簌往下掉。經過有關部門的努力,被一個犯罪團伙拐走的金華武終于找到了!這消息傳到了中南海,胡耀邦高興地說,信訪部門“為人民辦了一件好事”。

  王金銳在文化大革命中成了“現行反革命分子”、“特務集團黑干將”,在監獄待了3年,被開除黨籍、公職,勒令退職還鄉,押送到十幾歲時就離開的原籍——河北省靜?h靳官屯。從此,就成了“四類分子”與“專政對象”,她成為真正的社會棄兒。她說:一天上午9點多鐘,我來到北京燈市西口富強胡同,那時軍代表把前院占了,胡耀邦住在后院。有個小門半掩著。我進了小院,走進一個房間,看到一個人正在聚精會神地看書。我輕聲問:“您是胡耀邦同志嗎?”他放下書,說:“我是!蔽艺f:“我17歲參加公安工作,挨了批判,現也沒工作了。您是黨內、團內深受敬重的老同志,我想和您說說心里話,不知您是否有空兒?”我從沒見過耀邦同志,心里比較緊張。耀邦同志拉過一個椅子,讓我坐他旁邊,并倒了杯開水,和氣地說:“不用急,我們慢慢談!蔽遗麓驍囁磿,他說:“沒關系,我現在也是閑居的人,有人來就談,也知道點外面的事;沒人來我就看書!闭劻私鼉蓚小時,他還問了農村的情況。臨近中午,他說:“我現在沒什么好招待你的,就在我這里吃頓便飯吧!彼泻羲姆蛉死钫淹,讓我與他們一起吃了頓簡單的午飯。一次,我那六歲多的三女兒突然發高燒,咳喘很重,服感冒藥不見效。我背著她去東單三條兒童醫院,經診斷為急性肺炎,必須住院治療,約需準備幾百元錢;貋淼穆飞,在瑟瑟寒風中,我犯愁地往前走著。東單三條離富強胡同不遠,我一邊走一邊想著去看耀邦同志,當時我并非想向他求援,只是心里煩,想找他訴說。天色漸晚,我跨進了小院,耀邦同志招呼我,問我最近看什么書了。我說:“有時定不下心來,學不下去!币钔菊f:“學習得下狠心,得搶時間!蔽覇柡蛄藥拙,即告辭要走。耀邦同志讓李昭同志招呼我吃晚飯,我推辭不吃,說家中有事。等他們聽我說了三女兒發病住院的事后,耀邦同志說:“孩子住院,需要不少錢吧?你現在沒工作,哪兒來那么多錢?我們支援一下!蔽业懒酥x,說不必了,我自己去想辦法。但李昭同志很快就拿出一個信封塞給我:“你拿去,我們現在也不富裕,但一定得支援一下!蔽疫想推辭,耀邦同志說:“你趕快走,救孩子命要緊,急性肺炎有危險的!蔽抑x了耀邦夫婦,出來我打開信封,見信封內裝有400元錢。當時的400元可是個不小的數額!熬群⒆用o”,這句話一直縈回在我耳旁。在寒冷的西北風中,我熱淚滾滾。后來兩家多次來往,體現了一個領導者與普通平民平等的博愛情懷。

  “文化大革命”中,李葆華先是被指控為“劉少奇、鄧小平資產階級司令部在安徽的代理人”、“以李葆華為首的黨內一小撮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后被兩報一刊社論點名批判,宣布打倒!拔幕蟾锩笔,李葆華有6年多是在被揪斗、被關押、被押往全省各地巡回批斗中度過的。

  李葆華夫人田映萱回合肥后,決定給周恩來總理寫信求助。信請誰轉呢?她想到了雖未“解放”但行動已比較自由的胡耀邦。

  她與胡耀邦夫人50年代初同在京棉一廠工作,曾去過胡家,胡耀邦非常熱情,一下子抱著她說:“哎呀!是李大釗同志的家屬呀!”此時,只有向他們求援了。胡耀邦和王震很快把信交給了周恩來!吨芏鱽砟曜V》記載:“1972年12月19日,就李葆華妻子田映萱來信要求將李從關押處放出住院治療事,打電話給中共安徽省委負責人,要求立即將李葆華放出送往醫院檢查身體。22日又再次打電話催問。25日,李葆華獲釋!

  韓仲元是一個犯了罪的犯人。1984年10月,旅日華僑韓洪烈給胡耀邦寫信,反映他在錦州市的弟弟韓仲元因為父親“文化大革命”期間被遣送農村,失去上學機會,走上犯罪道路而被判刑。解放后韓仲元沒有工作,一家幾口生活十分困難,韓洪烈要求有關部門能為韓仲元安排適當工作。這一封普通的海外來信引起了胡耀邦的注意。他要求中央信訪部門的同志到錦州去看看,過問一下這件事。11月初,中央信訪部門的同志來到錦州,和錦州市的同志一起了解韓仲元的近況,決定為他安排適當的工作。當中央信訪的同志去看望韓仲元時,韓仲元痛苦流涕地表示要不辜負黨的關懷,重新做人,努力工作。胡耀邦贊揚中央信訪部門的同志們這件事辦得好。在中央信訪部門的報告上,他又寫了一段話:“我是希望各部門直接辦事辦案的。一切部門,第一要如實反映情況,第二要親自解決問題。沒有第一條,我們這些人可能變成瞎子聾子,但如果沒有第二條,我們這些人還是‘無兵司令’,受制于人。黨內不干事和干壞事的人永遠會有。如果我們事事都照轉,壞人就要鉆這個空子,欺負我們不辦事而更加胡作非為。反過來說,如果我們每個星期辦成一件事,一年就辦成了五十多件事,一百個單位每年就能辦成近六千件。這樣,正氣就會吹遍全國各個角落,壞人就會大大收斂和減少,風氣就會大大好轉!焙钍窍M麌覚C關工作人員為人民辦一些實實在在的好事,不能無所事事。

  姜達雅是一個“反革命”家屬,也是社會最底層的人。姜達雅回憶,1954年我與愛人趙維田分別在團中央和中國少年報社工作。沒料到1967年老趙被打成反革命,自己遭誣陷,女兒趙薇患了精神分裂癥,在病中被打成反毛澤東的現行反革命,生活不能自理。政治上蒙冤,人格失去了尊嚴,加上債臺高筑,我真扛不住了,曾想自縊,求個解脫!易咄稛o路,不得不去找老趙的領導——團中央書記胡耀邦。沒想到他是那樣平易近人,我見他就像見了親人一樣,一訴衷腸。當他聽到趙薇在病中,雙手被綁吊在橡樹上鞭打,至今手腕仍傷痕累累,慘不忍睹時,他沉著臉站起來說:“簡直是法西斯兵團!”當他聽到趙薇受摧殘致使病情加重,生活不能自理,兵團甩包袱,一推了之時,他義憤填膺,右手握拳說:“我要為青年一代打抱不平!彼榈亟o我出主意說:“首先,要求平反,這樣才能解決治療費,這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當時一聽“平反”二字,我簡直嚇了一跳,那年頭是要冒殺頭危險的。四人幫粉碎后的一天,老趙去看胡耀邦。耀邦關切地問:“你怎么樣?”老趙委屈地說:“被專政了10年,還不平反,看來阻力很大!币盥犃苏酒饋,右手揮拳激動地說:“你給我挺住,堅決地給我挺!”他憤然地說:“全國像你這樣的,不是10萬,40萬,而是上百萬!彼f耀邦已親自出面要云南省委書記李啟明伸張正義,為趙薇平反。果然不久,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傳來了為趙薇平反的消息。我驚喜地問自己:時隔6年了,他怎么還記得趙薇,他為啥親自出面為她平反?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他曾經說過:“我要為青年一代打抱不平!”他是這樣說,也是這樣做的。胡耀邦不僅僅是為被迫害的人打抱不平,而是有一顆充滿人情味的良心!有一種博愛情懷。

  患難之情

  1988年春,譚啟龍赴京參加黨的十三屆二中全會,得知胡耀邦因病在京住院治療,即抽空前往醫院看望。譚啟龍的到來,使胡耀邦很是欣喜,兩人盡情敘談。胡耀邦還堅持要譚啟龍把家人都叫來,一起吃頓飯。席間,譚啟龍勸胡耀邦在身體狀況許可的情況下到處走走,散散心,以利于早日恢復健康。胡耀邦說:“我也這么想過,除掉散散心,也做些調查研究!眱扇嗽趦A談中,胡耀邦回憶了在蘇區受迫害的難忘歲月,他無限感慨地說:“我們慶幸碰到了三個好領導:一個是馮文彬同志,一個是顧作霖同志,再一個是張愛萍同志。沒有他們認真負責的態度和堅持實事求是的原則,我們何能得以‘雙脫險’呢?”

  同年夏,胡耀邦身體稍有好轉,即去膠東視察、游覽。9月返京路過濟南時,特意停留一天,打算與居住在濟南的老戰友譚啟龍見見面。不料,譚啟龍因身體有疾已于日前去了上海檢查、治療,因而未能如愿。

  陳丕顯也是胡耀邦的老戰友,其子陳小津。胡德平說:一次丕顯叔叔的長子陳小津來到我家,他向我父親述說了在“一月風暴”的中心上海他父親的經歷和仍被關押的現況。我父親以他的親身經歷,結合當時文革的感受和他對毛主席的了解,就丕顯叔叔的問題不斷對小津講:“毛主席是我們崇敬的領袖、長者,對主席一定要認錯。如果你不認錯,難道說群眾錯了?難道說毛主席他老人家錯了?當然,要認錯有兩種,一種方式是可取的,另一種是不可取的。一種認錯方式就是實事求是地檢查自己的錯誤,請主席關心,向主席提出請求,要求解除監禁,恢復組織生活,要求分配一些工作:另一種,就是把自己罵得狗血淋頭……”他還具體告訴小津給主席的信應該如何寫:“要在信中表示:多年來一直想念毛主席,好多年沒有見到毛主席,過去主席經常耳提面命,經常能聽到主席教導。這么多年沒有見到主席了,很想念主席。雖然沒有見到主席,但一直在認真讀毛主席的書,檢查自己的錯誤,愿意繼續跟戰爭年代一樣,在毛主席的教導下,跟毛主席一起干革命!边@是多么心直口快的建議啊,沒有一點點保留。

  胡德平說:父親給獄中戰友的寄語,對“紅小鬼”時的朋友產生著極大的影響力。1974年9月9日,丕顯叔叔給毛主席寫了一封信,大意是:“我沒有見到您老人家將近八年了,我時常想念著您,我對您老人家和親愛的黨有深厚的感情……我仍在隔離審查中,長期沒有過黨的生活,又長期沒有工作,思想落后于形勢太遠了,內心十分著急。我不是叛徒、反革命、死不悔改的走資派,懇切要求主席和黨對我早日從寬處理,給我一點我可以做的工作,得在實踐中徹底改造自己……”此信真靈,毛主席八天以后作了批示,丕顯叔叔才擺脫了八年的囚禁囹圄之生活。

  胡德平回憶裴昌會與胡耀邦的來往:第二次是“文革”后期的1975年年初,裴老來京參加四屆人大。昔日身體修長、有著軍人儀態的裴昌會在“文革”中嚴重致殘,走路蹣跚,行動不便,但仍笑容可掬。父親還未徹底“解放”,沒有工作。他仍絲毫不介意地請裴老吃午飯,雖然他的處境比裴老還不如,席間居然還發表了一通熱情洋溢的演說,裴老也聽之欣然,答之陶然。散席后,父親對我和媽媽說:“文化革命,對人不起,身體搞成這個樣子,真對人不起!不要說哩,裴老是舊軍人,有些舊軍人還有些舊道德哩!知道做人的道理。他從起義那天起,就沒有說過一句共產黨的壞話!备袊@唏噓之余,又忍不住說了好幾句“真對人不起!”

  裴老當時想到香港探親,既為親人,又為民族。但他拿不準。特意請他的孫女裴麗珍帶話給我,讓我征詢父親的意見。父親又似沉吟,又似成竹在胸地說:“那又有什么不可以呢?‘文革’時,很多人搞裴老的外調材料,找到我,我一直這樣說,解放前的裴昌會死掉了,起義后的裴昌會一直跟黨走。他有親人在臺灣,他們可以在香港見面嘛!”

  不忘舊友,多年之后還在懷念他們,甚至在政策允許范圍內幫助他們的后代。在解放太原的時候,胡耀邦想親自去國民黨部隊策反黃樵松談判,結果上級沒有批準,讓晉夫等同志去了。當黃樵松與晉夫共同制訂了起義計劃,將要高舉義旗的時候,被他一手提拔為二十七師師長的戴炳南向閻錫山告密。黃樵松和我方的參謀處長晉夫、偵察參謀翟許友一起被閻錫山逮捕。閻錫山從搜得黃樵松身上的徐向前的信中,誤以為晉夫即胡耀邦,覺得逮捕了中共高級將領,可以邀功請賞,便將他們押送南京,交蔣介石軍法處決。南京方面判處“胡耀邦”、黃樵松、王正中3人死刑。不久,晉夫、黃樵松和王正中三人在雨花臺被國民黨殺害,翟許友被判無期徒刑。胡耀邦是個感情豐富、注重友情的人,他還始終惦記著翟許友的下落。翟許友被關在南京,南京解放后得以釋放,并回到山西作戰部隊工作。胡耀邦得知后,感到莫大的欣慰。后來托人四處打聽,胡耀邦夫婦才知這兩位烈士安葬在雨花臺烈士陵園,他倆曾前往陵園向晉夫和黃樵松烈士遺像敬獻花籃,以告慰烈士忠動。

  就這樣,對普通民眾,對社會底層的人,對患難之交,都體現了耀邦的博愛情懷,這是人間的寶貴精神財富。

  1《胡耀邦》,河北人民出版社1989年版,第78頁。

  2陳利明:《從紅小鬼到總書記——胡耀邦》,人民日報出版社2013年版,第715頁。

  3戴煌:《胡耀邦與平反冤假錯案》,中國工人出版社2004年版,第2頁。

  4《林牧回憶錄(五)》陪胡耀邦“百日新政”。

  5呂崢:《領袖的春節|胡耀邦學唱《我的中國心》《文史參考》2011年第3期,胡耀邦史料信息網2017-01-22

  6王堯:《我陪耀邦書記進藏側記》,胡耀邦史料信息網2017-01-16。

  7滿妹:《思念依然無盡——回憶父親胡耀邦》,北京出版社2005年版,第316頁。

  8貝璐瑛:《歷史、人民不會忘記他》《同舟共進》,2007年第9\10期。

  9《胡耀邦逝世19周年紀念:流芳正氣總盈盈》,南方網2008年04月15日。

  10舟自橫:《“耀邦太天真了!”——楊西光評價胡耀邦》,胡耀邦史料信息網2011-08-29。

  11王元元口述延濱整理:邢小群(一):《日常生活中的胡耀邦》。

  12貝璐瑛:《歷史、人民不會忘記他》《同舟共進》2007年第9\10期。

  13《1983年胡耀邦訪日側記——記者眼中的胡耀邦》《胡耀邦史料信息網·專題特輯》,2007-08-30。

  14《1983年胡耀邦訪日側記——記者眼中的胡耀邦》《胡耀邦史料信息網·專題特輯》,2007-08-30。

  15陸鏗:《胡耀邦訪問記》

  16瞿逢:《青山依舊在,偉人可安息》,胡耀邦史料信息網2017-01-19。

  17貝璐瑛:《歷史、人民不會忘記他》《同舟共進》,2007年第9\10期。

  18胡德平:《追思追遠語紛紛》《新京報》,2010年4月7日。

  19劉崇文:《耀邦和我談下臺前后》《炎黃春秋》,2010年第3期。

  20李春光:《胡耀邦當年如何處理傅聰回國演奏問題》《炎黃春秋》,2003年第11期。

  21熊清泉:《耀邦同志鮮為人知的往事》,愛思想網2009-04-27。

  22《愛民深情——胡耀邦二三事》《新聞圖片報》,1989.5.30.

  23王金銳:《胡耀邦與一個“淪落人”的真情交往》胡耀邦史料信息網。

  24王金銳:《胡耀邦與一個“淪落人”的真情交往》胡耀邦史料信息網。

  25宋霖:《胡耀邦兩次幫助李大釗之子李葆華》《李大釗家族史研究》,2009-10-21

  26《胡耀邦怎樣處理來信來訪要“如實”要“親自”》《文化報人物》,第105期,2007年2月5日。

  27姜達雅:《胡耀邦救了我一家》《炎黃春秋》,2010年2期。

  28胡德平:《中國為什么要改革——思憶父親胡耀邦》,人民出版社2011年版,第314-316頁。

  29胡德平:《中國為什么要改革——思憶父親胡耀邦》,人民出版社2011年版,第332-333頁。

  30陳利明:《從紅小鬼到總書記——胡耀邦》,人民日報出版社2013年版,第139頁。

  31陳利明:《從紅小鬼到總書記——胡耀邦》,人民日報出版社2013年版,第140頁。

 。ù宋臑榫W友推薦,請作者與我們聯系。)

評論】 【加入收藏夾】【關閉
 
 

   
 
滿懷博愛與真情的胡耀邦
錢江:胡耀邦重走瀘定大渡河鐵索...
丁品:胡耀邦在黃湖農場
錢江:胡耀邦最后的山水間遠行:...
王志勇:胡耀邦:人民政府沒有限...
錢江:胡耀邦與歸來“戰俘”翟許...
錢江:胡耀邦和岳陽樓
 



查看>>所有評論
 
 

京ICP備06025827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6329    電話:010-82997384轉813  EMAIL:[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網  免責聲明 

本網站署名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和立場,不代表本站觀點和立場。
本網站為公益性網站,如作者對本網站發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見,請立即和我們聯系。
 
pk10网页杀码全天计划